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心灰意冷的老师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84

  因为赶上晚高峰,卜春玲始终没有打到车,看到时间不早了,只能走了一段路,搭公交车。等她赶到拍片的地方,已经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二十多分钟。
  拍片的地方是老吴租的一个民居,一个不大的两室一厅,两个卧室用来化妆和修片,客厅里摆了各种各样的摄影器材。卜春玲开门进去的时候,老吴正在给乐乐拍照,只见小女孩一条腿撑着椅子,上身后仰,年轻的乳房成了淡淡的轮廓,粉嫩的乳头成了两个小点儿,透着羞赧的红色。
  轻轻关上门,卜春玲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打不到车,来晚了。」老吴没回头,继续按着快门,说道:你家离得又不远。」啊,请孩子的班主任吃饭了。」卜春玲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口中还有股淡淡的酒气,这番说辞,是来的路上就想好了的。
  老吴唔」了一声,说道:你赶紧化妆吧!等下你和乐乐一起拍一组,你自己再单独来一组,今天就完事儿了。」卜春玲答应了,就进了里屋的化妆间。她也没关门,就直接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的整理了一下发型,又在一些关键部位补上了妆,这才脱了衣服,在浑身上下抹了精油。
  卜春玲看见大镜子里那个美艳的熟妇赤裸着身子,成熟而并不发福的身子娇艳欲滴,被性爱滋润的浑身舒适的自己有种慵懒的神韵,和白天自己在宾馆洗手间里照镜子时的感觉完全不同。镜子里的自己嘴唇更加的红润了,娇小的面庞隐隐的透着诱人的红,头发盘成了贵妇髻,两耳上精致的水晶吊坠恰如其分的衬托出她面孔的精致。小鼻子,小嘴唇,加上一双隐隐透着欲望的诱惑的眼睛,惹人遐思。
  双乳上有些做爱留下的痕迹,臀部也有些红肿,下体尤其是阴唇那里也肿的厉害,无论怎么遮掩,也不可能瞒过老吴,好在她来的路上就想好了,既然假托请班主任吃饭,就把之前和班主任发生故事的事儿挪到今天来说,老吴只要问起来,自己就重复那天的事儿就好了。无论如何,自己到宾馆做兼职」这种事儿都是丢人的,自己可不想在老吴面前自贬身价。
  想到班主任,卜春玲不由得想起了儿子刚上高一那年……儿子的班主任姓赵,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头发稀疏,身材微微发福,很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卜春玲买了点儿东西准备走走后门,开始的时候赵老师坚决不肯收,在推搡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勉为其难的收下。随着后来因为儿子成绩不好,这个赵老师家访了一次,了解到卜春玲一个人带着孩子,动作和胆子就大了。
  还记得那天晚上吃饭,卜春玲做了几个菜,儿子吃完饭就回房间做作业。赵老师先是关怀了一下卜春玲单亲家庭的难处,接着就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一边还说着大姐你放心,孩子的学习我会关照的」……卜春玲也是见惯了风月的女人,见他这样,一下子就明白了醉翁之意。眼前这男人长的猥琐之极,换做平时自己多一眼都不会看他,但现在儿子是他的学生,自己送得那点薄礼,也真起不了什么作用。难得他是个好色之徒,自己这副身子既然能得人垂涎,那为儿子牺牲一下也真无所谓了。
  卜春玲笑着拍了拍赵老师的手,朝儿子的房间努了努嘴,悄声说道:那我儿子以后就拜托赵老师您了!您等我一下,我换下衣服,去送送您!」赵老师心知肚明,等她换了衣服,这才到她儿子的房间叮嘱了一番,随即卜春玲对儿子说:亮儿,妈送送赵老师,你自己好好学习。」那天晚上,两人就发生了关系,那个赵老师不过是个银样镴枪头,怎么能是卜春玲的对手,在她家小区的角落里,就被卜春玲缴了械。本来卜春玲还担心他以后会继续骚扰自己,没想到自那之后再也没来找过她,偶尔问问儿子,听说这个赵老师对他还真是挺好,卜春玲百思不得其解,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实她不知道,那个赵老师自认为自己运气不佳人生多舛,发现卜春玲是白虎之后后悔不已,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睡了别人老妈自然要用心,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过这已是后话了……想着自己要拿这段陈年往事来敷衍老吴,卜春玲心里偷偷一笑,随即便有些苦涩,一个女人,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个中辛酸,一般人还真的无法了解。
  她收拾心情,走到客厅,乐乐还没拍完,她就赤裸着身子坐在一边,看着乐乐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和骚浪的表情,让老吴从各个角度拍摄。


  卜春玲一直挺佩服这个乐乐的,年纪轻轻的,什么都敢做,有些动作和表情,自己就做不出来。晶晶倒是和自己差不多,而且有家庭有孩子,所以除了单独拍摄和与男模搭档之外,她和晶晶一般都是跟乐乐组合,这样多少有些互补。有些时候她和乐乐甚至扮扮母女什么的,感觉很像,毕竟她儿子和乐乐差不多大。
  想到儿子,卜春玲心里一阵温暖,其实除了学习成绩不好,儿子是很让自己满意的。这些年来,自己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卜春玲尝尽各种辛酸苦辣,支撑着他的,就是儿子的健康成长——当然,她对健康的定义就是吃的好穿的暖。
  儿子现在一米八的大个子,身体很结实,嘴上长出了一点小茸毛,已经有了男人的样子,或许再过几年,他就能为自己遮风挡雨了。想到未来,卜春玲不由自主的笑了。
  卜姐,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不知何时,乐乐已经拍完了,就那么光着身子坐到了卜春玲身边,没心没肺的抱住了她。
  乐乐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母亲死得早,继母对她很不好,现在上大专,除了学费从家里拿,生活费都是她自己打工赚来的,入这行也并不久,和卜春玲感情很好。
  卜春玲笑了笑,不置可否,说道:拍完了?」嗯,我自己的拍完了,咱俩的还得等一会儿拍。」乐乐递过来一瓶水,自己开了一瓶,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
  拍完了就把衣服穿上。」
  卜春玲现在还穿着浴袍,尽管她等会儿就要脱得光溜溜的站到镜头前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但她并不觉得那样有什么不好,相比之下,未删节小说下载:h ttp://46852.tk/在有别人的情况下毫无理由的赤身裸体,让她无法理解。
  乐乐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说道:穿啥啊,一身的精油,穿完了还得洗,等会儿冲下,直接穿衣服走人了。」卜春玲也不多劝,年轻人和自己的想法差距太大了,勉强不来。这时老吴准备好了,他们就又开始拍两人的合影。
  大约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两人的合影拍完,已经快要九点了。乐乐咋咋呼呼的说要回学校了,就留下了老吴和卜春玲两个人,拍摄卜春玲自己的那套图。
  屋子里就剩下两个人,老吴明显放开了不少。卜春玲知道他睡过晶晶了,但对乐乐却一直没有下手,她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
  妆化得淡了,你看你奶子上面那么多抓痕。」老吴变换着位置,拍摄不同的角度,又道:那位老师挺猛啊,屄都肏肿了。」卜春玲不以为意,笑着骂了他一句:消停拍你的得了!净他妈废话!」怎么这个时候请老师吃饭?你儿子不是上高一么?眼看着学期就要结束了,下学期分班,班主任就换人了。」老吴按着快门,指导她摆出一个更撩人的姿势来,又问:眼看着就要放假了,还花那钱请老师吃饭,不像你的个性啊!」卜春玲扭过头,嘴嘟成一个性感的形状,让老吴抓拍了几张,这才说道:你管老娘呢!老娘又不是你什么人,和谁吃饭和谁睡觉关你屁事啊!」老吴搔搔头,说道:事儿倒是那么回事儿,我这不也是关心你嘛!」少跟我扯那些哩哏愣,你啥样我还不清楚,赶紧拍,拍完回家了,我儿子估计已经下晚自习了。」老吴无奈地摇头道:快了,马上就拍完了,再来几张全身照。」卜春玲闭着眼睛躺在道具上,一缕轻纱遮住了乳头,双腿夹紧,白净的身体在最隐私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诱人的三角形。感觉就好像有人在旁边看着自己,她忍不住的一阵颤抖。感觉快门声音停了,她以为老吴拍完了,刚要问,突然觉得不对,睁开眼,这才看见面前多了两个人,两个穿着警服的人。
  老吴尴尬的站在两人中间,三人表情各异的看着摆着姿势的卜春玲,场面一时间沉寂了下来。
  一个年轻警员走了过来,给卜春玲也戴上了手铐,说道:走吧!」卜春玲完全吓傻了,她麻木的伸出手,麻木的站起身,双眼完全转不过来,等经过老吴的时候才醒过神来,求助似的看着他。
  老吴摇了摇头,冲扣着自己的警员说道:警察同志,念我们是初犯,您给次机会,啊?」废什么话?走!」另一个警员推了老吴一把,顺手拿起卜春玲丢在椅子上的浴袍,扔给了年轻警员,说道:给她披上。」年轻警员接过浴袍,简单的给卜春玲披在肩上,带子也没系,就押着她出门了。
  卜春玲这件浴袍很薄,是她为了拍照特地买的,长度还不到膝盖,现在就那么披在肩上,因为没系带子,全身完全就是不设防的状态。她双手带着手铐,遮着乳房就露出下体,遮着下体靠胳膊挡着乳房,就遮不住脸。而且胳膊完全不能抬高,稍微高一点儿,就要把浴袍推掉,她被这种情况弄得哭了起来。


  从三楼到底楼,每层楼三户人家,有的开着门,有的透过猫眼,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各种各样的目光扫过,饶是她对此已经有些麻木,却还是经受不住这样的场面。
  就好像听见人们在指指点点一样,她感觉后背火热,这才明白人们说的脊梁骨被戳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她恨不得快点儿钻进警车,快点到派出所,以免再被这些人指指点点。
  但民警好像故意和她作对,因为走在前面,他们先到了楼下,但在警车旁,民警拉住了她不让她上车,等老吴慢慢的走了下来,这才让老吴先上车坐在了里面。这段时间并不短,卜春玲和没穿衣服没什么分别,就那样站在冰城夏夜的夜色里,在警车不断变幻的灯光和楼上居民含义各异的眼光中,站了十几分钟。
  卜春玲已经没有了哭泣的力气,她双眼空洞的盯着楼道,盼望着老吴能快点儿下来,她不明白为何三层楼需要走这么长的时间。等待的苦闷煎熬着她,被众人蔑视的浏览肉体让她几欲疯狂,就在她马上要崩溃的时候,老吴这才姗姗的走下楼来。
  老吴进了车,民警才把卜春玲推进车里,车门关上的一刹那,卜春玲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汗水还是什么,她感觉自己的下体竟然有一丝液体流出。
  她无暇顾虑这些,转头看了一眼老吴,眼中全是无助和期盼,她希望这个自己一直依靠的男人此刻能站出来,能给她一点支持和鼓励。但老吴的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和她直视,卜春玲心中一阵黯然,沮丧和失望充盈在心间,绝望的情绪慢慢开始弥漫开来。
  她想到了儿子,如果自己有了什么意外,儿子怎么办?如果自己因为这件事儿被拘留甚至判刑,儿子会不会受到影响?你有一个拍色情图片的妈妈」,想到儿子的同学们会这样的说他,卜春玲心里一阵阵的恐慌。
  路途并不远,派出所就在附近,好在已是深夜,除了这两个民警,派出所里没什么人。几人下了车,那个年轻民警去开门,几个人便在台阶下面等。路上车流不断,那个民警却迟迟打不开门,老吴低着头不说话,卜春玲的脑海里完全没有了主意,到最后还是另一个民警说了句差不多行了」,那个年轻民警才打开了门,让他们进去。
  进门后,卜春玲被带进了拘留室,铐在了暖气管子上,老吴则被带到了别的房间。
  等门关上,卜春玲才觉得自己的双腿毫无力气,头顶的大白炽灯晃得人迷糊,她腿软软的就要坐下,却发现水泥地面上粗糙不平,实在是做不得人。
  她双腿实在是支撑不住,就只能靠在墙上,这样一来,本来就松垮垮脱落过两次的浴袍就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她啊」了一声,四处看看,发现这个房间没有窗户,门紧紧地关着,这才舒了口气,想了一下,便索性坐在了浴袍上。
  后背贴上冰冷的墙壁,让她慌乱的心情一下子镇定了很多,她开始从头到尾寻思,想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一点儿端倪。
  警察进门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听到敲门声,那就是他们没有敲门,屋子里的人没有开门,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是乐乐留的门?不像,记得她走的时候门关的很响,是她一贯的风格,门撞锁上还是没锁上,声音区别很明显。
  是老吴开的门,应该也不是,他的脚步一直在自己身边,自己很确定这一点。
  那就只能是警察自己用钥匙开的门了,但是哪儿来得钥匙呢?房东给的?有可能,但警察怎么知道他们在这个房间里干吗呢?
  至于说到钥匙,更大的可能,或许不是来自于房东……正想着,门突然开了,那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他在门边看了看,这才轻轻的关上门,在里面反锁了一下。
  他拉开椅子坐下,拿出一个本子,说道:叫什么名字?」卜春玲。」年龄。」三十八岁。」籍贯。」哈尔滨市XX区XX……」职业。」
  模……模特。」
  什么模特。」
  平面……模特。」
  我看是色情模特吧?」
  不……不是的。」
  啪」,年轻警察扔下了笔,走到她身边,说道:你放老实点儿,到了这个地方,要还想蒙混过关,哼哼!」卜春玲忙不迭的点头道:老实,我一定老实。」那我问你,你和那个老吴是什么关系?」他……他是我的老板,也是摄影师,他负责拍照。」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你们有没有发生关系?」这……」有,还是没有!」有,有……」发生了几次,他给你钱了吗?」几次……我也说不清楚几次,他给我钱了——啊,不是,他给我钱是因为我做模特,不是因为……不是因为发生关系……」哼,还挺他妈骚的。」年轻警员嘀咕了一声,又问道:你们认识多久了。」有……有三年多了吧。」你的行为很有可能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搞不好还有卖淫罪,你最好老实点儿,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年轻民警蹲下身,突然小声的对她说:知道不知道为啥抓你?」不知道……」真他妈胸大无脑……」警员又嘀咕了一句,才说道:自己干啥事儿了心里没数?」没,没干啥啊!」卜春玲一脸的茫然。


  老吴他爱人有个表弟,是XX分局的,你知道么?」啊!」刚才的疑惑还是隐隐约约的猜测,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事实,卜春玲脑海中的恐惧变成了愤怒,她问道:那老吴呢?」把你关进来他就放走了。」年轻民警站起身又坐在了椅子上,冲她笑着说:老吴的爱人通过她表弟,让我们把你抓来吓唬吓唬,笔录什么的都是假的,刚才在道上都是故意羞辱你的。」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很简单,我们受人之托,也算忠人之事,如今吓唬也吓唬了,羞辱也羞辱了,继续把你关在这儿,明天白天所长来了也不好办,但要是就这么让你走了,我们也不甘心。我跟杨哥都有个想法,你要是能成全,这事儿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如果不能,那就继续关着,明天等所长来了,给你来个立案,慢慢的查,就算不定你罪,四十八小时就这么光着身子,也够你受的。万一明天不小心再抓几个地痞流氓进来和你关在一起……」你……」卜春玲一肚子的愤怒和委屈,愤怒的是老吴对自己的不管不问,委屈的是自己一个弱女子,怎么到处都要受人摆布受人欺凌。
  你考虑一会儿吧,这些话我没说过,你没听过。我过一会儿再来,离天亮还有的是时间,你自己把握。」卜春玲心知肚明,他们的想法无外乎玩弄自己的身子,如果是在平时,自己真的不在乎被两个穿着警服的精装男人肏干,但今晚这样的情况,摆明了是老吴媳妇故意整自己警告自己,说不定两个警察玩弄自己也是她的手段之一,自己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但生气归生气,现在这个情势,她真是无能为力,手包仍在了拍片那里,自己连个电话都不能打,而且就算打,能打给谁?这种事儿本来就见不得人,难道还能四处宣扬,自己因为和拍照的摄影师发生关系了,被她媳妇儿整了,而且自己拍的还不是什么好照片?
  卜春玲摇了摇头,她决定了,先忍下这口气,等将来在伺机报复,先度过了眼下这个难关再说。
  只要打定了主意,事情就好办了,等年轻民警再回来的时候,卜春玲除了眼角的泪痕还能说明刚才的情绪之外,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到一丝仇怨了。
  考虑的怎么样了?」
  年轻警员坐在椅子上,又摊开了笔记本。
  卜春玲把着暖气管子缓缓站起身,翘着小嘴儿娇滴滴的问:考虑什么呀?」年轻警员有点儿不耐烦,毕竟这方面经验少一些,反问道:你说考虑什么?」哎呀!凶巴巴的干嘛?你都把姐吓坏了!有啥好考虑的,你工作这么辛苦,我这当姐姐的心疼心疼你也是应该的。来,快给姐解开。」年轻警员一下子就乐了,他呵呵一笑,走了过来,伸手勾住了卜春玲的小下巴,说道:你打算怎么心疼我啊?另外我不喜欢当弟弟。」呀!年纪轻轻地,还不愿意当弟弟,那你喜欢当啥?」卜春玲笑靥如花,娇娇的笑着,抬起一只腿磨蹭着年轻警员的大腿,又道:你想让我怎么心疼你,我就怎么心疼你,我的好哥哥!」呼」的一下,年轻警员一下子搂住了卜春玲,便吻住了她的嘴唇,左手也不安分的在她的玉乳上使劲儿的揉捏。卜春玲不自禁的一笑,心说:男人都他妈一个操行,见色就不要命!」好哥哥,你要老妹儿在这里心疼你吗?」一言惊醒梦中人,年轻警员有些不舍的揉了揉她的乳房,又摸了一把她白嫩的阴户,这才说道:不是看见了你这个白虎屄,杨哥根本不可能动心,他不动心,我根本不敢碰你。」讨厌啊你!骂姐是虎屄……」年轻民警不理她,接着又道:我等会儿送你去他房间,他房间里有床,进去了你啥也别问,好好的伺候就行。」卜春玲好奇的问:这杨哥是……」杨哥是我们副所,我们所长年纪不大,下来镀金的,等他调走了杨哥就是正所了。你有这个机会就好好巴结,以后有啥事儿杨哥出面也有这个照应。」哟!那可得谢谢你给姐姐指点明路了!」卜春玲言笑晏晏,浑不似方才刚进来时凄凄惨惨的样子。
  年轻警员啪」的拍了她的屁股一下,道:哼!就怕到时候你过河拆桥了!」怎么会呢!弟弟这么年轻这么帅,姐疼你还来不及呢!」卜春玲笑着恭维,又说:能不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姐打个电话。」年轻警员给她解了手铐,掏出手机递给她:给。」卜春玲先拨了一个号码,响了一会儿这才挂断,又拨了一个号码,是儿子的手机,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儿子不耐烦的声音:喂,哪位?」亮儿啊,我是妈妈!我今晚要晚点儿回去,你自己看会儿书就早点睡,记得锁好门!」哦,知道了!」儿子也没问自己为啥没用自己的手机,卜春玲松了一口气,等儿子挂了电话才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自己差点儿身陷囹圄,儿子却一点儿都不关心自己。


  打完了?」
  卜春玲把电话递给他,谄媚的说道:嗯,对了,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刚才我拨的第一个号码是我自己的手机,你记下来,以后想姐了就找我!」王刚,姐你叫啥?」王刚拿过手机,找出她拨的第一个号码,存进了电话本。
  卜春玲点了他鼻子一下,笑着说:真健忘呢,刚才还凶巴巴的问人家名字呢!」啊!糊涂了,糊涂了!」王刚也有点儿不好意思,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快走吧!杨哥没准等急了!」我就这么去啊?」卜春玲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着的身子,揉着被手铐勒红得手腕,又嗔道:看,都勒红了,把你厉害的!」王刚笑了笑说:那时候不是不熟嘛!穿不穿都行我估计,杨哥没那么多说头吧?」你说的?」卜春玲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也仅仅是有点儿而已。
  嗯,还是把这个披上。」
  王刚犹豫了一下,捡起了沾了点儿尘土的浴袍给她披上,这才带着她出了拘留室。
  两个人上了楼,王刚指着角落里一个门说道:那个就是杨哥的办公室了,你过去直接推门进去就行了,记得少说话。」卜春玲点了点头,踮起脚亲了王刚一口,甜甜地说:谢谢你了,好弟弟。」一方面是谄媚,另一方面,她也知道这个王刚不过是个小卒子,好还是坏,他都是别人的枪,说谢谢,完全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态度。
  说了我不是弟弟!」
  嗯,好哥哥!」
  卜春玲不由得笑了,又说:那我去啦!」
  嗯!」
  王刚有点儿不是滋味儿,但还是点了点头,下了楼。
  卜春玲心里暗笑,她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一条以前一直不曾发现的规律,眼前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她穿着拖鞋,为了不发出声音,尽量的踮着脚,走到门口,这才轻轻的推门进去。房间里没有亮灯,隐约的能通过走廊的灯光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卜春玲有些不知所措,刚才短暂的接触,她并不知道这个人具体是什么样的禀性,他话很少,但都是一锤定音,当时慌乱,也没有仔细看他的年龄,感觉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
  过来。」
  声音很威严,是那种经常在电视里出现的执法者的语气,但出现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有些不伦不类。
  卜春玲听话的过去,她下意识的紧了紧浴袍,随即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笑。
  门开着,走廊的灯光晃进来,屋子里并不是那么黑暗,卜春玲看见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躺着的是一个结实的中年男人,腰有些发福,但手臂和大腿都很结实,浑身上下只穿着内裤,遮住了那个鼓鼓囊囊的地方。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经历过了白天和一个陌生男人完美的性爱,她对此已经并不陌生了。
  轻轻的坐在床边,卜春玲正手足无措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动作快捷的反扣到了身后,同时另一只手也被扯了过来,一个手铐干净利落的把她反拷起来。
  啊!」
  她被吓了一跳,惊慌的看着一下子坐起来的男人,不知所措。
  姓杨的副所长不理她,又躺了下来,才说道:就这么戴着吧!来,给我舔舔。」卜春玲还是有些迷迷糊糊,但多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俯下身子,用舌头亲吻男人的乳头,随即往下,一点点的亲吻到内裤包裹的鸡巴上,隔着内裤吸了一会儿,这才向下开始亲吻他的大腿。
  这些都是老吴和在一起时玩得花样,本来应该是从额头开始的,但她不敢亲这个男人的额头。想到老吴,卜春玲心里一阵苦涩一阵愤恨,虽然不曾想过和他有什么结局,但她以为他能是自己的依靠,至少在面对一些事儿的时候,能给自己出出主意,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是所托非人。
  亲到膝盖,她就没有继续往下了,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她跪在瘫在男人身下的被子上,因为双臂拷在身后无法支撑身体,只能靠肩膀压着被子,来保持上半身的肢体平衡。
  幸亏她经常练瑜伽,身体的柔韧性还不错,不然这个姿势,一般的女人是做不到的,至少不能像她这样灵活自如。
  卜春玲隔着内裤吻不到男人的鸡巴,便用牙齿咬住内裤的边沿,用身体的弯曲向下拉动。男人并没有做配合,内裤拉得就不够彻底,只是卡在勃起的鸡巴和睾丸下面,保持着向上的弹性。
  杨哥…」
  卜春玲撒娇似的拧了拧身子,她的左肩贴着男人的大腿,一双饱满的乳房磨蹭着男人腿毛旺盛的下半身,乳头掠过毛发时那份快感,让她敏感的身体轻轻的颤抖。


  男人并不理她,依旧躺着不动,只是说道:自己想办法,让我舒服了,你就没事儿了。」卜春玲无奈,只能左右挪动,靠着牙齿的拉扯,一点点儿的把他的内裤拉下来。等完全把内裤拉到膝盖上,她已经出了一身的细汗。
  她有些不理解,既然好色,为什么还要这样子对待自己,但既然有求于人,那就要尽量做好。鸡巴已经露出来了,和今天她遭遇的第一根鸡巴不同,这个长度一般,也就十四五厘米不到,但却惊人的粗壮,就像一朵大蘑菇挺立在那里,威风凛凛。
  卜春玲没见过这么粗的家伙,她好奇的把它握在手里,凑过去闻了闻,有股男人特有的汗臭,还有股淡淡的腥臭。她有点恶心,但却毫不犹豫的含在了嘴里。
  她娇小的小嘴唇被男人的大龟头撑得大大地张开,嘴角有股被撕裂似的疼痛,吸舔了一会儿,实在疼的不行,这才吐了出来,肩膀靠着男人的大腿,娇喘吁吁。
  杨哥,你鸡巴真粗!我都含不住,嘴儿都快撑爆了!」卜春玲又撒起娇来,侧着脸顺着勃起的鸡巴上下舔弄,吸溜溜的发出一阵阵的赞叹。
  坐上来!」
  男人终于下了命令,卜春玲赶忙直起身子,挪动着双腿跨在男人身上,右膝撑在床上,左脚高高抬起,用自己肉屄的洞口瞄着男人的鸡巴,就要一口吞进。
  但卜春玲瞄了半天,总是差之毫厘,无法凑效,急的她淫水淋漓,呀呀」直叫。
  她的情欲已经完全被调动起来了,阴道里面的空虚越来越强烈,一根粗壮的肉棒近在咫尺却无法大快朵颐,她不由得央求起来:杨哥,好杨哥,求你了,棒棒妹子,求你了!」男人嘿」的一笑,终于开口说了句长点儿的话:真他妈骚!瞅你那个骚屄就知道你是个贱货!」卜春玲不以为意,忙道:好杨哥,我是骚屄,我是贱货,求你了,肏我,快肏我吧!」冰凉的手铐和派出所独特的环境,加上之前裸体的刺激,卜春玲的情欲来得很猛,饶是她白天已经高潮了那么多次,这一刻的情欲却仍旧灼人,阴道的渴望已经烧光了她最后的一丝羞耻观,这一刻,只要给她一根鸡巴,她或许能做任何事。
  男人扶住了鸡巴,不让它再前后移动,说道:来吧,坐下来!」卜春玲就像听到了最美的仙乐,她挪了挪身体,阴唇明显的感觉到了膨胀的龟头,她屁股轻轻的向下,一股巨大的充实感就从敏感的阴道传向全身,强大的快感一下子让她有些晕眩。
  好粗……好粗的大鸡吧!啊……真好……」
  粗大的龟头像一个刷子,慢慢的刮掉了她阴道上滑腻的淫液,而在龟头之后,柔嫩的肉壁又再次分泌出更多的液体。
  如潮的快感刺激得卜春玲不住的哆嗦,刚坐到底,便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啊!太美了!从来没这么得劲儿过!呀!」因为双手使不上力,她只能靠着腿的弯曲慢慢起身,这就使她对男人的粗壮感受得尤为强烈,每一寸的进出,都带来一阵不一样的快感,那巨大的蘑菇头刮过肉壁所带来的强烈快感,不一会儿就让她浑身绵软了。
  她的体力白天已经透支的差不多了,此刻她已经没有了鏖战的勇气,加上之前的惊吓,她的身体在起伏了十几下之后,就绵软的倒在了男人的身上。
  卜春玲用双乳蹭着男人的胸口,脑袋不得已只能贴在他的耳边,她喘着粗气道:杨哥,我……我没劲儿了,你太厉害了,你来肏我好不好?」男人哼」了一声,问道:你不是骚么?怎么骚不动了?」杨哥,你坏!」卜春玲扭了扭身子,她实在舍不得阴道传来的一阵阵的快感,但美味当前却没有一副好牙口,甚是无奈。
  好在女人毕竟是女人,即便软成一滩烂泥,也有享受性爱的本钱。姓杨的副所长这才把她压在身下,开始大力抽干起来。
  警察的身体素质很好,抽插了十几分钟都不见疲态。卜春玲软绵绵的侧着身子躺在那里,柔弱无骨的样子惹得姓杨的兴发如狂。男人粗大的龟头在卜春玲紧小多汁的肉屄里飞快进出,快感一波又一波,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她已经高潮了两次。
  男人一边肏干,一边伸手拍打着她的屁股,嘴里不断的咒骂着:骚屄,贱货,让你他妈勾引男人,让你和别的男人睡觉,操你妈的!我肏死你!」卜春玲爽的一塌糊涂,也不管他说什么,头不住的扭来扭去,嘴里也是一番乱叫:呀!好……好粗!我是骚……屄,我是贱……货,我勾引……男人, 我和别……的男……人睡觉,快肏我,肏死我!」男人就用这一个姿势疯狂地肏干了半个多小时,在男人射精前的猛烈冲刺下,卜春玲迎来了第三次高潮。男人迅速的拔出了鸡巴,扯过她的头发就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嘴里。


  卜春玲迷迷糊糊的,正在高潮的余韵里徘徊,就感觉嘴巴被剧烈的撑开,随即一股热乎乎的腥臭的液体一股股的射在了喉咙上,打得喉咙微微的疼痛。
  男人射了很多,她知道自己这时又被口爆了,嘴角的疼痛让她渐渐清醒,知道自己不是在宾馆里会情人,她抬起头,接着黯淡的灯光看了看男人的表情,任命的闭上眼睛,吞下了口中的液体。她强压住心头的恶心,用舌头帮男人舔干净了残余的体液,这才谄媚的睁开眼,冲着姓杨的所长笑了。
  行了,你出去吧!」
  男人提上内裤,又给她解开了手铐,对她说道:你下去找小王,让他送你回去。」说完话,就不再理她了。
  卜春玲有心像和王刚那样攀攀交情,但看她这个样子,知道自己没机会,就只好讪讪的捡起浴袍出门。
  轻轻带上门,刚走了几步,就感觉自己的体液顺着大腿淌了下来,想想下面还有一个年轻而又强壮的男人在等着自己,卜春玲腿间又是一热,明明已经腿软的走不动路了,却又隐隐的期待。
  看来别人还真没骂错,我真他妈是个骚屄、贱货……」她心里嘀咕着,走下楼梯,一眼就看见王刚正在那里抽烟。她扶着楼梯慢慢的走,王刚也看见了她,赶忙走了过来。
  叫的够骚的,我在楼下听得真亮的。」
  王刚扶着她的胳膊,顺手搂住了卜春玲的腰。
  嗯,你们杨所长真猛,就是有点儿……」
  嘘!」
  王刚打断了她的话,朝楼上看了看,这才悄悄的在她耳边说:有些话不要乱说,有机会我再告诉你为什么。」卜春玲醒悟似的点点头,又问道:哦……咱们去哪儿?」我那屋没床,去会客室吧,那里有沙发。」王刚想了想,又道:刚才杨哥……射在里面了吗?」没呢……他……他射我嘴里了……」卜春玲低下头,小嘴嘟着,煞是可爱。
  嚯!我就知道杨哥讲究!」
  哼!」
  卜春玲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又道:好哥哥,你抱我去呗,我没劲儿…」王刚狠狠的拍了她的屁股一下,骂道:操,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嗯,好哥哥,求你了!」卜春玲完全放开了,一个是真的走不动,再一个她现在真不怕这个小民警了。
  好吧,瞅你那骚样!」
  王刚无奈,还是抱起了她,好在不远,走了十几米就到了。
  到了会议室,两个人二话不说就纠缠在了一起,王刚年纪不大,鸡巴也并不如何出色,卜春玲鼓捣了几下就弄得他招架不住了,不过好在年轻,倒也屡败屡战。两人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卜春玲哄得他射了三次,一次射在乳房上,两次射在了阴道里,她自己也被他这反反复复的肏干弄得高潮了一次,但因为间隔时间久了点,快感相比之前的几次并不如何强烈。
  卜春玲帮他舔干净了鸡巴上的秽迹,这才对王刚说道:好哥哥,老妹儿这么心疼你,你怎么感谢我啊?」王刚腿脚酸软,笑着拧了拧她的小脸蛋,道: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你拉我回去吧,哪儿拉来的,再拉到哪儿去。我得回去取衣服。」行吧!」王刚顿了顿,又问:你下来的时候杨哥有没有说啥?」他就说让你送我回去。」哦,那就好。走吧!」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小区里漆黑一片,卜春玲有些害怕,她对王刚说:你陪姐上去一趟呗?」王刚虎着脸问道:你是谁姐?」你姐呗!瞅你年纪轻轻的,还老喜欢拿大头呢!」卜春玲笑了,又说道:好啦,以后姐在床上叫你哥哥,平时当你姐,不是更刺激嘛!」那……也行,不过现在想让我上去,那就得叫几声好听的。」哥,妹儿的好哥,老妹儿的大鸡吧好哥哥,求你了…」肏,真要命!」要不是已经射了三次,王刚一定忍不住当场按住这个小妖精再肏她一次。
  卜春玲的腿软的厉害,但自己钱包里还有那么多钱呢,她也不放心让他帮着取,只能拼命爬楼梯了。
  王刚看她软绵绵的,就又扶着她,手脚也不老实,在浴袍里不断的揩油,卜春玲也不拒绝,脸蛋儿红扑扑的就开了门。
  一打开门,只见屋里的灯大亮着,老吴坐在沙发那里,旁边站了一个中年女人,两个人听到开门声,不约而同的转身看着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