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4P养成计划

作者:admin来源:人气:315



  这是谁干得?
  看着地上囚奴、死奴的尸体,秦霜眉头皱起,脸上现出了惊骇。
  他最了解两个仆人的功力,就算自己与他们两人一起打上一场,也未必能占到分毫便宜,但是看着两人死不瞑目的样子,连眼珠子都瞪出了眼眶,可见死时,他们所遇到的事情,实在匪夷所思。
  “哎呦,这里血腥味怎么这么浓啊,姐姐们,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通道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秦霜一怔,连忙躲了起来。
  五六个身穿彩裙的女人,摇身向着死奴和囚奴的尸体走了过去,但是她们毫无惧意,反而走到尸体前,朝着尸体直看。
  “这么丑的两个男人,怎么会死在这里啊?”
  其中一个女人娇声道。
  另一个挽着长发的女人,笑了笑,轻声说道:“还能怎么死,一定是他们窥探这凌云窟里的宝物,夫君不是说了嘛,三条通道最中间的,才是最安全的路,里面有这个皇朝所有得宝藏,他们定是想来夺取,可惜还没走到岔路口。”
  听到这,秦霜眼里都冒出了精光,宝藏,还是皇朝的所有宝藏,他不爱财,但是要是得到这里的宝藏,那自己在雄霸面前,也可以更加得到信任,更可以习得他的无上武学。
  想着自己是不能带走这里的宝藏,秦霜却也不傻,这些女人敢来这里,可见她们口中的夫君不是普通人,一定是皇朝里的人,不然怎么会知道这里有宝藏。
  不能让他们捷足先登,秦霜咬了咬牙,转身又回到了三条路口,中间得路口,他迟疑了一下,自己刚才走的是右边的路口,还没走多远,听到惨叫,才折返回来去看。
  而现在只有两条路没走,进是不进,在于秦霜的抉择。
  凌云窟洞口,黄蓉几人已退到了洞口,围着一身紫袍的血天君,公孙绿萼笑问道:“夫君,你为什么要困住他们三个人啊?”
  一旁的小龙女娇声道:“何止三个,是四个,都是小男孩,夫君不是想……”
  她的话还没说完,血天君伸手在她的股瓣上拍了一下,惹得小龙女娇哼一声。
  “别乱想,我有我的计划,你们现在出去,把这柄火麟剑带着,要故意在那些武林人士面前炫耀一番,要是有人敢升起抢夺之心,杀无赦,我要血门从今天起,就出现在武林中,蓉儿,帮主,你们随意推选。”
  血天君冷静的说道。
  众女都是疑惑,黄蓉亦是出声问道:“夫君,你难道不做帮主?”
  血天君步入凌云窟,头也不回的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待我做完一切,再说吧,萼儿,随我进来,这些日子,可能要辛苦你一些了。”
  公孙绿萼听他喊自己,连忙跟了上去。
  眼见两人进入了凌云窟,小龙女娇真道:“各位姐姐,我也想留在这。”
  黄蓉劝道:“夫君留下绿萼,是有大用,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要留下了。”
  她虽然不是大姐大,但是在血天君所有老婆中,却是和林朝英、罗霄一样说话极有分量的一个,她的话也代表了血天君的话。
  怀抱着火麟剑的黄蓉,身边有林朝英和李莫愁等极乐界的顶级高手,加上吃了血菩提,她们此时的功力,就算是雄霸亲来,也难在她们手中占到了便宜。
  凌云窟内,血天君牵着公孙绿萼的小手,向着里面延伸得通道而去。
  “夫君,这合欢散真的要用在他们四个人身上吗?”
  公孙绿萼听到血天君,说了自己的用处,立刻有些质疑,这还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李虎嘛,虽然他化名血天君了,但是人怎么会变得如此邪恶。
  血天君轻声笑道:“有些事你不懂,也不能懂,他们以后要阻挡我称霸武林的路,难道你觉得我不该,用点技俩对付他们。”
  公孙绿萼冷冷看着前面得路,说道:“夫君说的对,有人阻拦夫君的路,就要被清除。”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这又是在哪,是谁设下的这圈套?”秦霜看着四面都是崖壁的空间,大声怒吼道。
  一个脸上冷冷的少年,看着他冷声道:“别瞎喊乱叫了,这里是出不去的。”
  聂风和断浪互视一眼,倒是不像秦霜一样,他们更处事不惊,既然能到这里,而且聂风深深的知道,那头全身燃满火焰的怪物并无意伤害自己,说明自己和断浪与另外两个差不多大的孩子,不会立刻出事。
  秦霜看着那盘腿坐着的少年,怒斥道:“你是谁?敢对我如此口气说话。”
  抬眼看着秦霜,步惊云面容很冷,冷到了极点,对于这里,他在熟悉不过了,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把自己送到这里,但是步惊云知道,自己和这三个男孩,都是被选中了,至于为什么会被选中,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秦霜的话音刚落,“啪啪”得掌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四个男孩立刻朝秦霜后面的墙壁看了去,但是那里哪还有墙壁,竟然出现了一条条铁棍栏。
  囚笼,对这里确切的说,是一个囚笼,四个人被囚禁于此了。
  “真没想到,我夫君没看错,你们都是好样的。”
  铁栏外,一个穿着绿裙的妙龄女子,笑看着步惊云四人。
  秦霜两眼怒视着铁栏外的女人,不客气道:“快点放我出去,不然我的帮主雄霸,定然不会放了你们。”
  那女子正是公孙绿萼,她不知道为何血天君不愿出面,只是让她过了来。
  公孙绿萼娇笑了一声,将手中提着饭菜的篮子放到了铁栏外,沉声道:“还是少浪费口舌了,这是你们三日的饭菜,吃不吃在于你们了。”
  看着那女子转身而去,秦霜突然身形一动,双拳亦是向那女子脑后轰去,只听砰的一声,他的双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猛一反弹,将他整个人弹到了后面的墙壁上。
  “噗……”
  一口鲜血从秦霜的嘴里溢出。
  步惊云看都没看那女子,反而关心起秦霜,说道:“听她的,别浪费口舌与力气了,若是你在敢这样,只有一个下场。”
  “什么?”
  秦霜咬牙切齿道。
  步惊云直接说了一个字。
  “死。”
  死……秦霜浑身一颤,他好不容易活下来,怎么会想死,对,他不能死,他还要在天下会做自己的霜门主,还要在武林中立足。
  在这呆了许久,谁都没有心情吃饭,倒是断浪,小肚子早就咕咕的叫,看着身边的聂风,他小声道:“我饿了。”
  聂风凝视着铁栏外的饭菜,皱紧眉头道:“断浪,那饭菜不知有没有毒,我们不能乱吃。”
  “可是……”
  断浪还想说什么,聂风却拦住了他。
  过了几个时辰,断浪是再也忍不住了,而和他一样忍不住的,也有秦霜,两人几乎同时站起了身,朝着铁栏走了过去。
  聂风和步惊云都是雷打不动的盘腿坐在墙角,对于他们来说,那饭菜太有古怪,他们不是不敢吃,而是不希望在上当。
  “如果你不想死,就给我站到一边,等我吃饱你再吃。”
  秦霜看断浪也要抢饭菜,不禁冷声说道。
  断浪才七八岁,自然不敢跟秦霜争,虽然自己也学过武,但是秦霜那两拳出招,断浪相信,自己根本挡不住。
  从铁栏外拿过饭菜,秦霜连想都没想,拿起一个馒头,就往自己嘴里填去,咀嚼着,他也不忘吃了几口菜。
  见里面还有很多馒头和菜肴,断浪哀求道:“这位哥哥,我饿了,求你让我吃一点吧。”
  “断浪……”
  聂风出声想阻拦,他真有点瞧不起断浪,但是当自己小肚子里,咕咕叫起时,才知道,自己已经一天半都没吃饭了。
  秦霜也不算霸道,指了指馒头说:“吃吧,反正我自己吃不完。”
  这时聂风也站起身,走到铁栏边,伸手拿了一个馒头,就往自己嘴里填去。
  “你不是打死都不吃的嘛。”
  秦霜调笑道。
  聂风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我想吃。”
  断浪早已开吃,见聂风和秦霜对视,赶紧拉开了聂风,他可不想因为聂风,而害的自己没有馒头吃。
  三个人吃了个饱,坐在墙角的步惊云动都未动,他已经饿习惯了,在一个,就是这饭菜不明不白,他不敢随便吃。
  也不知道是白昼还是黑夜,时间过了许久,那个女子又送来了饭菜,这次比昨天的要好很多,还加了点肉,还有一些汤。
  “大姐姐,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要囚禁我们啊?”
  断浪看着要走的公孙绿萼,疑惑的问道。
  公孙绿萼回头看着他,浅声笑道:“因为你们都是有用的孩子,这不叫囚禁。”
  没等断浪第二句话出口,公孙绿萼已经走了出去,这两日做饭送饭都是公孙绿萼,因为她有合欢散的药物,但是因为这四个人其中三个都不是普通孩子,所以公孙绿萼按着血天君的安排,第一天并没投入合欢散。
  只是这次,她在汤里放了些合欢散,量很小,也只会让四个人喝了,会感到全身发热,倒还不至于让他们失去理智。
  铁栏不远的拐弯墙角处,血天君一直注视着铁栏里得步惊云四人,除了步惊云没吃没喝已经是第二天了,那三个吃喝都是大饱,显然没有察觉到汤里的古怪。
  “夫君,是不是循环渐进的加大药量?”
  公孙绿萼知道自己下的那点合欢散,根本不会起作用,立刻向血天君征求了意见。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到时候,步惊云很小心,等他什么时候开始吃饭,在加大药量,对了,在馒头和饭菜里,都加一些。”
  想到四个小男孩将被变成的样子,公孙绿萼一阵恶心,她也很期待,自己的合欢散,用在这四个小男孩身上,是否和用在女人身上的用处是一样的。
  大佛之巅,血天君看着身边得玉浓,轻声道:“玉浓,不要太过悲伤,天下之大,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惊云得。”
  玉浓羞红的脸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句,感受着腰上那只大手,她哪还有心思寻子……


  荫山之巅的天下会,风云阁楼内,雄霸听着手下的来报,冷冷的看着眼前桌子上的那只茶杯,只听砰一声,茶杯突兀的剧烈炸开。
  几名随着秦霜去了乐山大佛的手下,全都吓得跪在了地上。
  雄霸并未为难这几个没有多大用的手下,一挥手让他们全都下了去。
  “囚奴、死奴竟然都死了,秦霜不见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雄霸皱紧了眉头。
  他最深爱的徒弟秦霜,竟然在聂人王和断帅的比武中失踪了,看着这风云阁建立已多年,雄霸没有对秦霜的失踪过多的关心,而是冷声说道。
  “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翻遍整个武林,都要给我找到泥菩萨,他的批言,我不相信会是假的。”
  就在他话音刚落,几道黑影从他身后的屏风一闪,离开了风云阁。
  雄霸这才做回到椅子上,想起了三年前所遇之事。
  泥菩萨号称知之间的万通神,雄霸初建立天下会时,便寻到他为自己的命运占了一卦,只是当泥菩萨把一张纸条递到雄霸面前时,他疑惑的看着纸条上的字。
  向这泥菩萨问道:“这上面是什么意思?”
  泥菩萨浅笑道:“是雄帮主你的命。”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这句话便是你为我所批之命?”
  雄霸挑眉道。
  泥菩萨点着头,轻声道:“对,这就是你的命运。”
  “那这是什么意思?我没看明白。”
  雄霸自然不懂占卦,也看不懂这句话所含之意思。
  “呵呵,这是在说只要你一遇风云,便能化作九天之龙,天下将尽在你的脚下,你也将称霸武林。”
  泥菩萨的话让雄霸当时很喜欢。
  但是他却对泥菩萨对自己后面的解释,一下烦恼了多年。
  且遇风云,是自己的造化,而这风云助自己称霸武林,亦只是自己的上半生命运,泥菩萨却没有告诉自己下半生命运为如何。
  乐山大佛因北饮狂刀聂人王与南麟剑首断帅的比武,而一时大噪武林,但是比武因为意外,而被终结,谁也不知道聂人王和断帅的比武谁输谁赢,但在比武的那一天,一个血门帮派纵然崛起,因为血门派内皆是女子,亦都是高手,一女子持有断帅的火麟剑,而惹得武林中沸沸扬扬。
  “夫君,这已是第十日,虽然他们还未在一起,但是四人已经成了好朋友,或许是被囚禁的苦恼,他们在找话题,互相聊着他们的以往故事。”
  凌云窟洞口外,公孙绿萼笑着对血天君回报着近日的结果。
  血天君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仰天朗声道:“萼儿,鱼儿该收网了,我要一个月内见到成效。”
  成效,公孙绿萼一脸的媚笑,她已经习惯了这十来日的所作所为,而且公孙绿萼也想看到,那四个患难一起的男孩,可以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什么可笑的样子。
  脚步声再次响起,秦霜第一个到了铁栏边,看着公孙绿萼送来的饭菜,笑道:“这位姐姐,今天的饭菜可送晚了啊。”
  公孙绿萼嗯了一声,说道:“今天我可是给你们准备了很多好吃好喝的。”
  见她放在铁栏外的饭菜,断浪也走来,激动道:“哇,今天有鱼吃了。”
  他们两人的反应倒是一点都不出乎公孙绿萼的意外,而那聂风和步惊云,雷打不动的在角落里坐着,其实他们也会吃喝,但是每次公孙绿萼来这里,他们都不会说话。
  这一点秦霜与断浪就比不了他们两人,也是被关押久了,秦霜和断浪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待公孙绿萼一走,断浪和秦霜将饭菜拎了进来,放到聂风和步惊云的面前,断浪颤声道:“好几日未见大鱼大肉,这女人今天倒是挺好的。”
  聂风冷笑道:“她好,还不是有阴谋啊。”
  “吃吧,我宁愿做个饱死鬼也不想做个饿死鬼。”
  秦霜比他们三个大上几岁,加上又是雄霸调处的好徒弟,对这江湖险恶,自然深有体会。
  但是这十多日来,自己和另外三人被困在这里,除了吃喝拉撒都在这里,那个女人每天来送饭以外,竟在没有其他的事可做,也不知道那女人和她一起的同伙,要对自己四人做些什么。
  步惊云看着三人开始吃饭,迟疑了一下,因为只有他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那个男人一直在没出现过,他对自己是好意还是坏意,步惊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快吃啊,云。”
  聂风见步惊云发愣,连忙催促道。
  他这才拿起筷子,简单的吃了几口,又做回到了角落里。
  断浪为四人倒了鱼汤,自己先端起碗,一口灌进了肚子里,喝完抹嘴赞美道:“还别说,那女人烧菜烧汤的手艺真不错。”
  聂风也是一饮而尽,苦笑了一声道:“饭菜是好,只是人心叵测,若是在这汤里被她下点药,我们也不要在此被囚禁了。”
  “为什么?”
  秦霜抿了几口汤,不禁问道。
  “死呗,这样长期被关押,我想我们四个人都会疯掉的。”
  聂风直言不讳的说道。
  他的话一点没错,秦霜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一个人吃喝都有,但是在一个闭塞的空间,若是呆上个几年,不疯才怪。
  就在三人喝完鱼汤,断浪刚把饭碗竹篮送到铁栏外,身子突然一晃,脸上通红,直嚷道:“好热啊。”
  “是啊,怎么突然浑身燥热了起来?”
  秦霜亦是发觉到了。
  只是片刻,步惊云听着三人直喊热,在看到三人双眼变红的刹那,立刻感到了一种毛骨悚然,四人中,步惊云是唯一一个最俊美的少年,也因为他留着长发,倒更像极了女孩子。
  聂风离步惊云最近,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嘴角扬起一丝邪笑,猛地扑到了他的身上。
  步惊云大惊,出声喊道:“风,你这是做什么?”
  在他喊出来时,一旁已赤身的秦霜和断浪,竟也扑了上来,他们亦都是双眼通红,面带猥琐的邪恶无比。
  前面的通道传来了一声惨叫,和几声大笑。
  公孙绿萼看着身边的血天君,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像是在邀功一样的娇笑道:“夫君,合欢散的效果似乎在起作用了。”
  看着红扑扑脸蛋的公孙绿萼,血天君轻抚了她的股瓣,平静道:“这就是我要的成效,萼儿,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邪恶的对他们吧。”
  公孙绿萼点了点头,她一直没问,但是心里就像有个疙瘩一样,一直都解不开。
  血天君搂着她向另一条通道而去,边走边说道:“因为他们四个人,将会阻拦你夫君我得猎美之路,我要这里的女人都成为我血天君的,消除了他们的男人的权利,对我才是最有益的。”
  “原来是这样,那夫君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们呢?”
  公孙绿萼追问道。
  血天君摇头感叹道:“如果他们死了,我就没有什么乐子可找了,以前我一直觉得,找很多的老婆,才是最大的乐趣,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做一个可以控制一切,把一切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神,那种成就感,让我才更舒服。”
  神,公孙绿萼不敢相信,血天君的变化,会这么快,但是在她心里,他已经是一个无所不能得神了,只有神,才配有自己的世界,才配有享受无数女人的权利,只是血天君不是正义之神,而是一个魔神。
  大佛寺内的大雄宝殿里,玉浓烧着热水,等待着血天君的回来,她已经在这里待了好几日了。
  门吱呀一声响了,血天君提着一只野兔走了进来。
  看到血天君手里的战利品,玉浓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娇声道:“天君,今天得猎物是不是不好打啊?”
  “额,也不算难打,只是我想到河里给你抓几条鱼补补身子,没想到河里的鱼好难抓。”
  血天君放下野兔,将砍来的柴木,投入了火堆里。
  玉浓脸上一红,柔声道:“我没事的啊,要补什么身子。”
  血天君三下五除二,将野兔剥了皮,穿根棍子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看着玉浓蹲在自己身边,他笑道:“我看玉浓你,几日来,脸上憔悴了许多,要是天天跟我吃这些没有汤水的野味,势必要成野人了。”
  “呵呵,才不会,我倒是喜欢这种平静无人打扰的生活。”
  玉浓轻声说道,眼神也不敢朝血天君看去。
  血天君没在说话,这几日来,玉浓少有提及步惊云了,这就是成功的一步,想必她都忘记了自己的儿子步惊云,对玉浓,血天君一直是相敬如宾,这样发展下去的感情,才会让血天君,有一种恋爱和长久的感觉。
  火堆的火苗渐渐弱了下来,身披血天君紫袍的玉浓,很温顺的靠在他的肩头,在火堆前与血天君烤着火,心里却在每日都想,这个血天君是不是根本对自己没有一点意思,为什么这几日来,他都出去,回来就和自己聊天到深夜。
  “玉浓,困了你就先睡下吧。”
  血天君轻声说着。
  玉浓站起了身,却有些犹豫,随着血天君站起来,两眼看着自己时,她低下头一脸红晕的说:“天君,你在地上睡不舒服,还是到那案桌上吧。”
  几日来,血天君一直席地而睡,而那宽大留着供佛的案桌,倒被他整理成了一个床榻,用猎取到的虎皮做了铺垫,又弄了些甘草作为被褥。
  笑看着娇羞一脸的玉浓,血天君拒绝道:“没事的,我是个男人嘛。”
  他刚转身要往自己铺好的干草地铺而去,玉浓却突然拉住了他得手,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脸上有些哀怨道:“你是嫌弃我吗?”
  血天君伸手指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朗声笑道:“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啊。”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在那案桌上……”
  玉浓不敢去看血天君,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说出这些话来。
  “我怕做错事嘛,有你这么美的美人在身边躺着,我可控制不住,万一伤害了你,我岂不是要……”
  血天君的话还未说完,玉浓伸出手指堵住了他的唇,双眸与血天君的眼眸对视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