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强奸女神捕(上)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46


强奸女神捕(上)
泉州。归来客栈。


  林醉静静地躺在床上,思索着。


  这次的任务是捉拿越狱的逃犯。这些逃犯当然也是当初被六扇门的人捕获投入大牢的,也是江湖上的人物。他们本是十分危险的角色,不料狱卒们还是丝毫不提高警惕,居然被他们伺机越狱而逃。


  萧剑飞、赵百胜、吴临风。


  她的对手一共有三个。虽然越狱的一共有十个人,但是七个都在与狱卒的搏斗中丧生了。


  这是三个江湖上的小角色,武艺虽然不弱,但是重要的是这三个人知道一个绝大的秘密。所以这次派出了女神捕。


  这三人知道的东西的确很多,但是他们自己却不知道这有价值的是什么。当然,他们也知道,之所以留他们活口是因为他们知道很重要的东西。


  当然,以武功论,对付这三个人绰绰有余。但他们都是狡猾的人物,不可大意。在这三人入狱以前,也曾经用歹毒的计策擒住武功在他们之上的飞箭门掌门人女侠倪剑音,并将她轮番强奸,随后又把被俘的倪剑音卖给了她以前的仇家,以致于侠名远播的女侠被敌人蹂躏摧残,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至今仍未解救出。这也使得这三人名震江湖。


  她已经查到了三个人的行迹,并通知了自己的助手李云玲,如果没有意外,两三日内,就可以结束这次任务。


  猛然,烛光一闪,然而林醉已然警觉,人影一闪,已站在屋子中央。


  同时,正面的门、两边的窗一起被破,三道白影已掠入房中,从三面将林醉包围了起来。


  '萧剑飞。赵百胜。吴临风。''女神捕林醉!'女神捕淡淡道:'我本要拿你们,没想到你们自己却送上门来了。'萧剑飞道:'其实我们也得到了大胆将军派你来的消息。我们此行,只是想知道,我们究竟知道了什么,以致六扇门要这样看重我们三个小角色。'林醉道:'难道倪女侠的事,还不够么?'赵百胜大笑道:'哈哈哈!你不用骗我们了,倪剑音根本不是你们的兴趣所在。否则我们早就被杀了。你还是快快说出你们的目的吧,不然就把你抓回去,好好地乐一下。'林醉容貌秀丽,英气逼人。她穿着单薄的紧身黑色劲装,勾勒出耸起的胸部曲线,上衣的下摆由一条暗红色的带子束在纤细的腰间,双腿修长,隐约现出完美迷人的曲线。三人本是好色之徒,看见这样的女子,不免色心大动。


  林醉的脸一沉,右掌就立刻探了出去,出手之快实是这三人前所未见。赵百胜虽然也非庸手,但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掌打在脸上,一口鲜血喷出。


  此刻局面已了然,惹怒了女神捕,非动手不可了。吴临风人影晃动,一掌击出,然而突然被林醉一脚蹬在左腿上,倒飞出去。


  此刻,萧剑飞的剑已到。


  剑快且准。然而,萧剑飞只觉得剑被一股极强的力量逼住,他奋力地将剑平带,只听得一声清响,剑身已断。女神捕林醉毕竟是武林中少见的高手,据说从未败过。这次一出手,就立刻击败了三人。


  形势似乎已明了,然而林醉却突然觉得有不祥的预兆,只见断开的剑中,一股迷雾扑面而来。原来剑身竟是空的,里面藏着药物。林醉急退,闭气,但是已有一部分吸入口中。她只退出三步,就觉得浑身发热。脚下一浮,摔倒在地。


  然后,她就听到了赵百胜的淫笑声。


  '中了大哥的迷春散,倒要看看鼎鼎大名的女神捕怎么对付。'林醉大惊。这三个下流的角色,居然使用下三滥的手段,而自己中的,居然是药力极强的春药。


  萧剑飞也发出了淫笑声:'林女侠,是不是觉得很热?快把衣服脱光,会凉快一些。'林醉只觉得似乎处于蒸笼之中其热无比,不觉双手已经移到了前胸的衣襟,被萧剑飞言语一说,双手便向两边分开。然后就是衣衫的破碎声。


  但是她毕竟内力深厚,定力不弱,此刻她劲装之下,只有絷裤,连内衣都没有,倘若脱下上衣,就将在三个男人面前呈现裸体。想到这里,内力源源不断地涌出,想要压住药力。


  由于林醉的劲装前襟已经被撕扯了一下,前襟敞开,雪白的颈项和深陷的乳沟已经裸露出来,简直是春光乍泄,三个歹徒正等着女神捕自己脱去身上的衣衫,却看到她奋力压制药力,不禁吃了一惊。


  药力极强。林醉虽然奋力抵抗,但仍感到浑身发热。只是她既然神智清醒,也就不会动手解衣,汗水不停地冒出。她挣扎着,很快全身湿透。


  三个歹徒冷冷地看着林醉,他们知道,她这次一定无法逃出他们的魔掌。


  渐渐地,林醉静了下来,依靠深厚的内力和刚强的性格,药力完全被逼住,但是她似乎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虚弱。


  黑色的劲装紧贴着汗湿的身体,连乳峰的尖端都清晰可见。她知道,虽然过了春药这一关,但仍然免不了被擒的厄运。因为她此刻的功力只剩下不到二成。虽然她知道,只要一盏茶的时分,她就可以恢复过来,但是目前的情况,是绝不会给她喘息之机的。


  萧剑飞冷笑道:'林女侠果然厉害,居然能够抵挡迷春散的药力,不过你还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把她绑起来。'赵百胜和吴临风淫笑着一齐冲上,想要扭住林醉的双臂。然而,倒在地上的林醉突然震起,双掌齐出。女神捕的一击,依然非凡。赵百胜和吴临风毕竟是老江湖,即便在这样突然的情况下,也能反应过来,临时举双掌护住。两人只觉得气血翻涌,一时缓不过来。


  而林醉借着这一停顿,翻身就向窗外掠去。


  然而她没有成功,因为萧剑飞动手了。


  就在林醉想要脱逃的一刹,萧剑飞已然料到了她的动向,飞身出掌。林醉本来功力就只剩下不到二成,再加上逃走时全无防备,被重重地一掌击在后背,倒在了地上。


  赵百胜和吴临风立刻扑向了她。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林醉已经无法抵抗。有个男人重重地骑在她的腰上,她的手臂被扭到了身后,被人用绳索绑住了手腕。随后她就觉得有人在褪她的袜子。


  林醉的袜子被褪到了脚踝以下,赵百胜轻抚着她那如玉一般洁白的脚踝,发出了淫邪的笑声。


  '啊!'林醉只能羞耻地呻吟着。她裸露的脚踝也立刻被绑住。


  只听得吴临风冷笑道:'林女侠,你认命吧。这绳索可是用雪蚕丝制成的,任你内力再深厚,也无法崩断它。否则我们三兄弟根本不懂点穴,纵然用迷药一时能够制得住倪剑音,又怎么能让她一直被我们享乐用?哈哈哈!''你们这群恶魔,一定不得好死!'赵百胜道:'是么?'说着,他的手就伸向了林醉破碎的前襟,顺着她裸露的乳沟探进去,粗糙的手掌立刻占据了林醉右边的椒乳,那感觉说不出的柔滑丰满,一只手居然无法完全掌握,乳房在这样的偷袭之下可以感觉到有些微微的颤抖,'嘿嘿,的确货真价实,习武的女子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倪剑音就已经够受的了,想不到林女侠更是要人命,嘿嘿嘿嘿。'萧剑飞道:'老二,办正事要紧。你要享乐,也不急在一时,把她带走!


  秋意渐浓。这是一座破旧的庙宇。


  灰色的墙壁和生锈的铜像上,已经布满了蜘蛛网,帘布破碎,物品凌乱。可以想到,十年前已绝了香火。


  秋夜的凉风从门外袭来,寒意逼人。


  此刻,庙宇内生起了一堆火,围坐着三个白衣人。而庙内的大柱子上,则绑着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女子。这个女子容貌秀美,一头秀发披散着,有些凌乱。她身上的汗湿依然未干透,使得衣衫紧贴着身体,身材标致。然而,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袜子被褪到了脚踝以下,赤裸的脚踝也被绑住,此外,一条绳索穿过她的肘部,另一条绑束住她的膝盖,绕在柱子上,将她固定。她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不停地挣扎。她就是被歹徒用下流手法擒住的女神捕林醉。


  自从被俘已经过去很长时间,林醉的功力早已恢复了,但是无法挣脱雪蚕丝制成的绳索的捆绑。


  原本束住黑色劲装下摆的暗红色腰带,已经被色狼们解掉了,衣衫下摆随着冷风荡漾。


  猛然一阵风吹过,劲装的下摆被风吹到极至,裸露出如丝缎般光滑的挺拔腰身。因捆绑而扭曲的上衣领口大开,微露出半边雪白柔软的乳房,还留有赵百胜刚才搜身时故意捏下的手印。


  三人看到林醉春光外泄,都发出了淫邪的笑声。


  '女神捕不过如此,还不是一样手到擒来,成了我们的俘虏。''全身又白又滑,剥光了还真不错!''倪剑音也算是个美人,和她比只怕还不如呢!'萧剑飞道:'林女侠,只要你告诉我,我们究竟掌握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就可以把你放了!'林醉道:'你不用妄想!'  吴临风道:'你还是老实点吧!'林醉道:'你们不用枉费心机了,就算我说出来,你们也不会放我的!'萧剑飞道:'老二,你去教训教训她!'赵百胜淫笑着走上前,左手强行托起林醉的脸,右掌奋力一抽。


  女神捕哼了一声,鲜血从嘴角溢出。


  '你说不说!'林醉道:'你们休想知道!'萧剑飞下令:'用这个抽!'赵百胜接住了吴临风抛来的鞭子,猛地抽在林醉的身体上。


  林醉功力已经恢复了,立刻运功抵御,这一鞭在她的黑色劲装上划了一个大口子,里面裸露出雪白的肌肤,在林醉的抵御下,竟然无法伤到她的皮肉。但是林醉依然觉得一阵刺骨的疼痛。


  赵百胜淫笑着赞叹:'好功力!'随后又是一鞭。赵百胜这一鞭,故意抽在她的胸部。'嗤'的一声,衣衫破碎,如玉一般通透的乳房从衣衫的破口中显现出来。


  '啊!'这呻吟与其说是由于疼? 赵百胜淫笑着赞叹:'好功力!'随后又是一鞭。赵百胜这一鞭,故意抽在她的胸部。'嗤'的一声,衣衫破碎,如玉一般通透的乳房从衣衫的破口中显现出来。


  '啊!'这呻吟与其说是由于疼痛而发出,倒不如说是羞耻。


  赵百胜抽了五鞭,林醉已经衣不蔽体,从衣衫的破碎处,可以看见她那冰清玉洁的身体。


  '啊!'歹徒俯下了身,用鞭杆捅向她的下身,鞋袜也被剥掉了。


  林醉的双脚纤美,白如无暇玉璧,被赵百胜捏住,抚摸了一阵。


  赵百胜淫笑着站起身来,右手抓住了林醉左肩的衣服,左手拉住她右腿的长裤,'嘶'的一声,双手一分。


  '啊!'在林醉羞耻的呻吟声中,右腿的整个裤管被扯掉了,从大腿到脚踝全部裸露,浅黄色的絷裤露了出来。絷裤布料不多,半裸着她那丰满雪白的右臀。她左肩的衣衫连带左袖也被赵百胜一齐剥掉,只剩下左手的护腕,裸露出了晶莹的大片高高耸起的胸部肌肤,细小的汗毛和粉红色的胸尖都随着她的挣扎在衣衫的破碎边沿清晰可见。


  她只有二十一岁,还从未在男人面前裸露过除了脸和手以外的其它部位。然而现在,高傲的女神捕林醉竟然衣不蔽体地展示在三个歹徒的面前。她功力未失,却无法反抗,只有听凭凌辱。


  '啊!'赵百胜右手捏住了林醉小小的乳头,用力揉捻,左手伸入姑娘破碎的档部,隔着絷裤握住了她的阴部。


  林醉只觉得一阵刺痛从胸部和阴部一起袭来,只能猛烈地挣扎。赵百胜意犹未尽,左手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下流地摩擦林醉的阴户,手指抠向肉缝。


  萧剑飞道:'够了!'赵百胜不情愿地停止了凌辱。


  萧剑飞冷冷道:'你已经尝到了我们的厉害,如果你再不说,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受辱后的林醉依然坚强:'我不会屈服于你们的!'萧剑飞大踏步上前,拿起赵百胜手中的鞭子,猛烈地抽打着。


  '啊!啊!'女神捕呻吟着。她不断运内力抵抗,但毕竟遭到严厉的拷打,虽然皮肉尚未受伤,但劲力透入体内。地上又多了不少黑色的衣衫碎片。


  长时间的拷打和羞愤使她晕了过去。


  突然,林醉觉得一阵冰凉。原来一桶冷水从头上浇下,使她又醒了过来。


  她注意了一下自己的状况,双手依然被反绑在背后,腰腹部的劲装几乎完全被鞭子绞烂,只有一些零碎的衣絮还留在身体上,上身只有右胸部的衣衫还没有被撕破。歹徒们看到她那秀美纤细的腰部、紧绷的腹部肌肤、圆润的左肩和半裸的左乳峰。长裤的右边一半几乎完全被剥掉,白皙修长的大腿一览无余,雪白的双脚仍然被绳索紧紧地绑着。


  最令林醉感到羞耻的,当然是自己遭到了这些歹徒的凌辱,雪白的肌肤被冷水浸湿,在火堆的映照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粉红色的胸尖微微向上翘起。


  萧剑飞等人淫心大起,淫笑着,道:'林女侠,你醒了?''畜生!'萧剑飞的手立刻探到了林醉的左胸,捏住了她的乳蒂,道:'怎么样?'林醉的左胸刺痛着,她猛烈地晃动着身体,作无用的挣扎。她坚强地道:'住手,你们这群畜生!放开我!''放开你?哈哈!你既然学艺不精,被我们擒住,还想指望我们放开你?''你们用这么卑鄙下流的手段把我抓住,算什么本事?有种就放开我,你们三个一起上。''哈哈哈!等一下我们一定一起上,不用点手段怎么能擒得住你?说来你能抵挡住春药的药力已经很厉害了。至于放开你,别妄想了,就算我们有三十个人,也不是你的对手。只好用绳索把你牢牢地绑住,慢慢享用。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女神捕被扒光衣服是什么样子!'


  年轻的女神捕挣扎着,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她只希望自己能够立刻死去。


  '啊!啊!'衣衫破碎的声音响起,萧剑飞开始剥林醉的劲装。


  衣衫本来就只剩下一点了,所以很快上身就被剥光。接着就是林醉的长裤。


  '啊!啊!'林醉只能呻吟和挣扎。


  萧剑飞退开几步,和赵百胜、吴临风一起欣赏这个秀美绝伦的女子。


  此刻的林醉几乎全裸了,她的身上仅剩下浅黄色的絷裤。一双尖挺的乳峰完全裸露,全身的肌肤散发出珍珠般的光泽,雪白的粉颈,盈圆的双肩,粉红色的乳头以及乳晕显示出纯洁的颜色,平坦的小腹上隐约可以看到微微隆起的匀称腹肌轮廓,从圆圆的肚脐向下延伸着一条淡淡的线,直通到处女的三角地带,那里居然是一丛茂密的原始森林,因为挂着水珠而结成一绺一绺儿,隔着冷水浸湿的轻薄絷裤,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再往下就是那双诱人的长腿,雪白光洁、又长又直,线条极其优美,因为被紧缚两腿之间显得更加并拢,无懈可击得更是连插不进一根手指的缝隙都没有,圆润而小巧的膝盖下是线条匀称的小腿,小腿肚呈现出优美的弧线,跟腱看起来十分有力,一看就知道兼具过人运动能力与性能力,在深秋夜晚古庙的火光中更显出耀眼的亮光,一对裸露的玉足看上去恰到好处,不肥不瘦,十跟小巧脚趾的根部还长着可爱的小肉坑,而且足弓很高、很有力,足跟与小腿肚儿的距离要比普通女人远,女人床上功夫的好坏就全看这根筋了。


  三个强盗看得口水直流,心知找到了闺中极品,这样的姑娘干起来才爽。


  赵百胜淫笑道:'上天真是待我兄弟不薄,一个又一个美人儿落在我等手里,林女侠的身材可真标致啊,简直是肉香四溢,要了命了!我刚才就验过了,她还是个雏儿呐,哈哈哈哈!现在想说也来不及了,嘿嘿嘿嘿!'林醉紧咬着牙关,微微地颤抖着,道:'你们这群畜生,一定不得好死!'萧剑飞道:'是么?本来我们兄弟还想遍请江湖黑道上的朋友为你召开一个轮奸大会,不过林女侠既然这样说,我倒要看看你能够强硬到什么时候,等一下我兄弟倒要问问你下面那张嘴到底说不说,来!划拳!赢的先上!'结果是赵百胜满意地走上前,舌头立刻触到了林醉贲起的胸肌上划动着。


  '多么精致的一对大奶子!''啊!啊!住手!畜生!住手!啊!''你不是武艺高强么?反抗啊!你浑厚的内力呢?我可没有点你的穴道!'但全身被捆绑的林醉只能挣扎。男人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地划过她那乳峰的红色尖端,给她带来一阵又一阵的厌恶感。贞烈的女子,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丝毫没有体现出性欲。


  '啊!啊!'赵百胜的开始对她强行蹂躏,肆意地抚摸和抓捏她的身体,吻她的肩头和颈项。林醉秀发披散,猛烈地挣扎着,全身不停地扭动,但是毫无作用。


  赵百胜俯下了身子,取出一盒东西分别涂在了林醉的一对乳头和阴户,然后解开固定她雪白大腿的绳索,再解开她脚踝上的捆绑。不料,林醉立刻一脚蹬出,她功力未失,双腿一获自由,立刻反击。如果是普通女子被剥光了衣服绝对使不出什么花招,但林醉却不同,赵百胜措手不及,带着满地的枯草滚出十尺开外,口中满是污血。


  但是林醉的反抗并不能持续多久,因为刚刚涂上的春药已经开始发作,林醉再一次感觉到身体微微发烫,赤裸裸的身体上被涂过药的部位正在莫名其妙的开始发痒,与其说是发痒倒不如说那感觉就象有几只无形的手在温柔地抚摸处女的所有禁地,并且她的双手被反绑,身体依然被固定在柱子上,只有双脚可以活动,攻击的范围相当有限,强烈的药效转化成温柔的刺激差一点使他放弃挣扎。


  萧剑飞和吴临风从两侧扑上,分别将她的双脚抓住,要向两边分开。林醉奋力并紧双腿,她的内力远为深厚,使得两个歹徒即便抓住她的脚踝,也很难将她的腿分开。


  但是,赵百胜爬了起来,右手又捏住了林醉的花丛,这个地方对于女人来说可不是闹着玩的,一阵刺痛之下,林醉精力分散,腿上内力凝聚不住,双腿就被歹徒们分开了。


  '啊!畜生!'赵百胜递上了一根兵器,萧剑飞和吴临风将林醉的脚踝重新用绳索绑在兵器的两端,使她的双腿分开成了直角。


  赵百胜将手伸向林醉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絷裤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绳扣,赵百胜看得明白,慢慢的拉开左边的绳扣,絷裤立刻歪向另一边,只剩下右边的绳扣还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衣物,赵百胜兴奋得马上在裆部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右边的绳扣也脱落了,林醉身上最后的一点点遮挡也失去了,淡黄色的絷裤瑟瑟缩缩地从洁白丰满的大腿上滑落,还没落地就被踢到一边,林醉只觉得胯下一凉,全身上下已经被剥得一丝不挂,还被迫形成了一个双腿大开的淫荡姿势,她只有痛苦的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随之垂下,伴随着因遭到凌辱而发抖的嘴唇,在秋夜古庙的火光中构成了一幅凌虐美丽女神捕的奇异画面。她羞耻地呻吟着,晃动着全裸的身体,两只坚挺的乳房更是活蹦乱跳,这一切只能使三个淫贼更加兴奋。


  女神捕冰清玉洁的身体展现在男人们的面前,却无法反抗,她那贞洁的气质吸引着男人,她武艺高强,但却成了俘虏。三个歹徒的淫邪笑声犹如一道道利剑扎入她那几乎绝望的心。


  随后,赵百胜脱光了所有的衣服,露出了他的另一样兵器,逼近了她。


  '哈哈哈!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等一下我教你怎么做人啊!哈哈哈哈!''啊!住手!啊!'这时的林醉已经彻底绝望了,但她仍然用意志抗拒着春药带来的麻痹,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可以运功相抗,这世上有什么样的武功可以抵挡直接涂于私处的春药呢?她那充满弹性的乳房再次落入赵百胜的手中,也就在这一刹那,歹徒的粗大手指插入了她的肉洞,不停地抽插。因为强烈的意志并没有使林醉屈服于春药的淫威之下,蜜穴内仍然很干燥,赵百胜不禁暗暗佩服。


  剧痛使得她再一次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