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人妻猎人之擂台性战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382

刘菲,大专毕业现在就职于太阳地产的企划部部长。在大学时代已经是同辈中的佼佼者。而她的丈夫则是她大学时认识的学长。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人才。可是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你不只是要会做事,你也要会做人。由于她的丈夫是个理想派的热血汉子,常在业务中与高层顶撞。所以事业一直处于平行线。反而在人事问题这方面,刘菲就比较丈夫圆滑。再加上有一副姣好的面容及傲人的上围,入行仅仅三年,刘菲就晋升为企划部部长。

  其实刘菲也明白她能有这样的成绩,幕后最大的功臣就是公司的总经理- 黄江的功劳。她也了解黄老总对她有醉翁之意。但刘菲爱她的丈夫。虽然丈夫的成就在自己之下,但刘菲始终对丈夫不离不弃。但深信终有一天,她与丈夫会成为人上人。所以无论老总的要求有多么的无理蛮横。刘菲都会忍,也只能忍。因为她相信百忍能成金。今天站在擂台上,刘菲也在忍耐着。忍耐着心理的羞辱。忍耐着情欲的煎熬。

  在擂台后有个大荧幕。

  荧幕之下播放着刘菲一对奶子的大特写。雪白的美乳因催淫气体以及泰国女无情的攻击下,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了。两颗可爱的小红豆也渐渐地坚挺了起来,哪怕是隔着黑色蕾丝内衣也能清楚的看见。

  刘菲的呼吸越来越急,动作越来越慢。泰国女的攻势越攻越急。当泰国女以为稳操胜券时,刘菲将护着乳房的双手放下,发动了攻势!

  只见刘菲一个闪身,架起了泰国女的一条手臂,欲使出一记“ 过肩摔” 时,突然停下了动作!这时台下的观众包括欧阳晓虹以及安妮在内,全部都大惑不解。为什么刘菲会放弃反攻的大好良机呢?

  当大荧幕上再次出现刘菲那对巨乳的大特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刘菲架起泰女的左臂正欲摔出去时,泰女的右手即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捏住了刘菲右边坚挺的小红豆。一股快感的电流从乳头直通刘菲的头脑,让她顿时停止了思想。没有了思想,又如何去完成高难度的“ 过肩摔” 呢?

  泰女躲过了危机,立马乘胜追击!左手挣脱了刘菲的牵止,即时加入了捏乳头的行列。刘菲背部露了个大破绽给泰女。

  一子错,满盘皆输!

  只见刘菲左右两颗小红豆正被泰女细心的照料着。一场摔跳秀顿时变成活色生香的女女秀。

  「放……手」刘菲有心无力地想挣脱泰女的魔手,在挣扎过程中宊然重心一失,脸部朝下被泰女拌倒了。

  当刘菲想站起来,泰女粗暴地往刘菲背上一坐,捉着刘菲头就往粉红色精油里按。一场活色生香的女女秀又演变成了谋杀秀。泰女手按着刘菲的头部,当刘菲差不多窒息时又提起来让她呼吸。

  「咳……咳……不……」刘菲的氧气吸不到两秒,泰女又将她的头往下按。这样反反复复大约六次左右。只见刘菲的脸一次比一次狼狈。

  台下的观众都疯狂了。不知是催情气体的作用或是人的天性如此?

  当观众从大萤幕上看见刘菲犹如母狗般狼狈时,所给的反应竟然不是同情而是激情。甚至连刘菲的同事们,都在欢呼。因为他们想要得着的即将得到。他们处心积累的计划将要达成了。

  这间白银俱乐部除了是间令人放纵的场所之外,暗地里还进行着一种勾当。那就是制造一场合法的奸淫。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只要能给的起一定的价钱,就算是你想操总统的夫人,这间俱乐部从没令顾客失望,也从没有失手的记录。仿佛一切如有恶魔在操控一样,就连警方也对这勾当无可奈何。

  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所谓的受害者。每一个在这里失贞失节的女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爱上这种勾当。

  今天如果没有发生如海啸或地震等意外的话,刘菲将会成为下一个失贞的人妻。刘菲将难逃一肏。 但今天刘菲并不孤独。因为刘菲有伴。刘菲只是开始的第一个祭品。接下来还有两个……泰女架着刘菲的双手站了起来。此时刘菲已无力反抗,任由她摆布。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泰女也进入了擂台走向刘菲身前。

  「啪!」泰女又开始重点攻击刘菲的酥胸。这一拍又将刘菲的情欲撩了起来。两个泰女一个攻击,一个牵制,合作无间。而双手被制的刘菲只能用那对D罩杯的大奶咬紧牙根默默抵抗。现在的刘菲只求比赛尽快的结束,好让她不再丢脸于人前。

  她,还天真地以为比赛会结束。她,还傻傻地以为这是一场比赛。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容易受骗。

  「看来我们的刘小姐还挺享受乳房被拍打的滋味呢?」银先生无赖地在火上加油。

  「不……我受不了了……我认……输……别再打了」刘菲红着脸无力的说。

  「不行,虽说是一场输赢无究的友谊赛,但比赛一开始了就不能中途结束。」「是不是她打疼你了?我叫她轻一点。」银先生对泰女使了个眼色。泰女即刻停止拍打。

  「咔」泰女解开了刘菲的奶罩,刘菲的一双大奶淘气地跳了出来。大萤幕上又对这双大奶子做了一个大特写。只见原本雪白的乳房因为粉红精油的催情效果以及之前泰女不断地拍打之下,犹如一双成熟了的蟠桃,叫人不由得垂涎三尺。

  「别,别揉了……难受……死了」「不行,刚才她太粗暴了,现在她想为你按摩陪罪。」银先生无赖的对白让台下的观众也起哄了。

  「对啊,免得你回家让你老公吸奶时让你老公发觉青一块,蓝一块的。」「对啊,青一块蓝一块的在喂奶会吓坏你的小孩的……」台下的观众你一言我一句地羞辱着刘菲。面对言语的羞辱以及泰女双手的挑逗,刘菲下体湿得像淹水般。不只是刘菲,连安妮以及欧阳也湿了。

  夜,依然漫长。

  白银俱乐部,城中最热门的夜店。知情者都知道这间俱乐部有着一种令男人醉心的勾当。将女人合法奸淫的勾当。无论是谁,只要出得起价钱,就能操到自己想操的女人。无一幸免,例不虚发。

  这间俱乐部的持牌人- 城中富豪王磊,就是靠这手绝活,拉拢了很多达官贵人,所以靠着这种人脉在商场上,无往不利。

  这间俱乐部之所以能替人操尽天下美人除了是因为本身雄厚财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因为拥有一种叫“ 银色玫瑰” 的烈性春药坐镇。

  “ 银色玫瑰” 是一种带有微微的玫瑰香味的粉红色液状烈性春药。除了内服外敷之外,它也能成为催淫气体。只是当它成为气体时,它的药性是慢性的。而当它是用于内服或外敷时,药性则极其猛烈,立时见效。这“ 银色玫瑰” 最恐布的地方是其药性是永久性的。因为它能将人的欲望激发、膨胀。

  无论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一旦沾上了,哪怕是一丁点,无论是沾在什么地方,都会在两分钟之内变得欲求不满的荡妇。

  因为凡是人都有欲望。而此时此刻的刘菲不只全身上下都沾满了“ 银色玫瑰” ,就连她自身都站在整片“ 银色玫瑰” 的液体中。再加上适才她被泰女强压头部在液体之中,混乱中喝了几口。她,现时就犹如一座将爆发的火山,等着有人去引爆她的欲火。

  泰女的手就是引爆器。她刚柔并济的搓揉着刘菲的粉红色蟠桃。一时是山谷,一时是鸿沟。泰女就像一个艺术家,尽心尽力地为刘菲的蟠桃增添各种新意。刘菲的嘴唇微张,开始发出了呻吟。一开始是细如蚊声,当泰女将所有心力都集中于搓弄着她可爱的小红豆时,她的声音立时亮如夜莺。

  「啊……不行……怪怪的……别……唔……」在刘菲身后捉着她双手的泰女也没闲着,开始舔逗刘菲的耳垂。而负责搓奶头的泰女则开始舔着刘菲的脸颊。从脸颊舔到鼻梁,从鼻梁到鼻尖,又从鼻尖到恶心的鼻孔。最后环着刘菲张着的嘴唇舔。泰女的灵舌在刘菲的红唇前挑弄。刘菲痴迷地看着泰女那灵活的蛇信,迟疑了两秒,随即就伸出香舌迎合泰女。两人的舌头在半空中交接,追逐。

  当刘菲想进一步吻泰女时,泰女的脸就往后退,让刘菲的吻落空。这时的刘菲已经是欲火焚身了,只是舌头的交接已经满足不了她的欲望。她要的是深深地,激情地接吻。这时,刘菲身后的泰女放开了刘菲的双手。当刘菲的双手恢复自由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反击。而马上用双手搂着眼前挑逗着她的泰女,强吻了起来。刘菲已经堕落了。

  当两人在激吻时,另一个泰女也没闲着。只见这泰女跪在刘菲的身后,就地取材的用擂台中的“ 银色玫瑰” 往刘菲内裤里灌。刘菲的内裤顿时成了一片泽国。泰女的玉指开始挟带着“ 银色玫瑰” 往刘菲小穴里扣弄!

  「呜……呜……」刘菲发出了又是快乐又是痛苦的呻吟。身后的泰女扣弄的频率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猛!身前的泰女搓揉的力道也越见粗暴,一对蟠桃被搓得变形了!

  就在这时候,唇与唇之间分离了。

  「舒服……爽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刘菲的红唇重得自由时,压抑在内心的感受被呐喊了出来。

  「死了……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刘菲潮喷了。

  「停……啊啊啊啊……停啊啊啊……要人命了……啊啊啊啊操你……妈个……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又来了……」两个泰女并没因为刘菲的哀求而停手,反而出手越见凌厉!刘菲的高潮一浪接一浪,浪得刘菲双眼都反白了,眼见绝顶高潮正欲来临之际,两个泰女停了下来。

  「别,别停……我……啊」身后的泰女一声不响的将刘菲双腿架了上来,从身后将刘菲抱起。这时刘菲就成了凌空“ v” 字劈腿的淫荡姿态。身前的泰女则默契十足的脱下刘菲身上剩下的布料,开始吃起刘菲淫水泛滥的骚穴。台上与台下,都散“ 发春” 天的气息。

  「不行,这根本是性侵犯,我要报警!」当欧阳回过神正欲举报时,宊感身后被人用东西抵住。

  安妮也一样。「客人,别冲动,如果你不想成为下一个祭品的话。」「你这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请看一看你的周围。」欧阳用眼角环顾了四周,惊觉在场的男士开始对各自的女伴毛手毛脚,有些甚至自己撸起管子来。欧阳也发觉刘菲的同事们不见了。

  「你想怎么样?」欧阳问。

  「没有想怎么样,只是希望客人能安静的看完整个祭典。」男人用沙哑的声音回答。

  「什么祭典?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勾当?」安妮问。

  「是让人妻舍弃无谓的伪装,真正顺从天性的祭典。

  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一个引导刘菲纵欲的局。而始做俑者,就是刘菲的上司以及她部门的下属。其实黄总不是第一次想设计刘菲了,只是刘菲洁身自爱,让黄总无从下手。但当有心人欲加害,何患无计?

  刘菲千算万算,怎么也想不了黄总会连同一班同事一起设计自己。而且是在公开的场合。

  「滋滋滋……」泰女津津有味地吃着刘菲淫水泛滥的骚穴。

  「刘菲小姐,现在你的感觉如何?」银先生白目地访问着刘菲。

  「爽……啊啊……小穴好像要……溶化了。」「来,把眼镜还你,让你看清楚你在大银幕里淫荡的模样!」当眼镜重归刘菲的脸上,所带来的效果不是斯文的气质,反倒像A片中欲求不满的女私书。

  眼镜,将刘菲的骚模样升华到另一个境界。一种叫“ 闷骚” 的境界。两个泰女这时候又岂会让刘菲好过?泰女停止了舔穴,又开始用手指“ 问候” 刘菲的小穴。

  「啊啊啊啊啊啊……完了……死了……啊啊啊啊啊……你玛……草……泥马……尼玛……个逼……想玩死……妹子……的穴吗?」手指疯狂的律动让刘菲欲仙欲死地连脏话也开始骂了。一根,两根,三根!三根手头齐进入刘菲的骚逼中疯狂扣挖。就好像小穴中有黄金一样。狂挖!狂扣!泰女疯狂,刘菲更疯狂。而银先生最疯狂!只见银先生将手中的麦克风伸向刘菲被狂扣的小穴。「滋滋滋……」淫贱的骚水声通过麦克风转变为环迥立体声,响遍了整个会场。

  欧阳和安妮目不转睛看着大银幕中的小穴,听着环绕着全场的淫水声,吞咽着欲求不满的口水。惊天动地的快感让刘菲无从宣泄。

  刘菲只能像癫狂般摇动头部。眼镜,发饰都被甩飞了。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散开了落在因情欲变得粉红的肌肤,煞是好看。在这之后刘菲的高潮一浪接一浪,潮水一喷又再喷,喷得阴毛都一塌糊涂了。当刘菲的绝顶高潮就要来临了之际,泰女的怪手又抽离了!

  「别停……继续……给我高潮。」刘菲双眼迷离,有气无力的祈求着。

  「你要什么别停啊?刘菲妹妺。」银先生又开始调戏着刘菲。

  「手别……停,用手给我高潮。」「没有手,肉棒行吗?」「肉棒?」「对,粗粗长长的肉棒。」「我……要……给我……」「你要什么呢?请说的楚清明了些。」「肉棒……」「大声一点,听不清楚!」「我要大肉棒插我的小穴!」情欲战胜了羞耻,刘菲豁出去了。两个泰女将刘菲放下,然后离场了。只剩下银先生以及刘菲在擂台上。

  「你要肉棒插你我可以帮你,但有个条件。」「什么……条件?」「将这个面具戴上,成为发誓成为俱乐部的性奴,我就给你肉棒。」「来闭上眼睛,我替你戴上。」当刘菲再次睁开双眼时,一条粗壮的凶器已经停在自己眼前指着自己的鼻尖。浓郁的雄性气味侵袭着刘菲的嗅觉。刘菲情不自禁地打量着眼前的肉棒。

   刘菲伸出手去触摸眼前的肉棒。

  

   银先生在刘菲身旁催促着。刘菲犹豫了两秒,随即开始舔逗着龟头。舔着舔着就大口鲸吞起来。

  「唔唔唔……」刘菲吹得如痴如醉,如忘我之境。刘菲开始打量着这肉棒的主人。只见这人的有着与大肉棒不对称的中年人身材。

  「他的肚腩好大噢。」但大肚腩无碍刘菲吃肉棒的“ 性” 致。刘菲再往上看,发觉这男人虽戴着头套,但头套中露出的一对色目却似曾相识。「菲菲,你吹得我好爽啊。」当男人开口说话时,刘菲吓了一跳,马上将口中的肉棒吐出,惊叫了一声:「老总!」老总岂有让煮熟了的鸭子飞掉的理由,即刻将刘菲的头往回一压。

  「菲菲,别害羞了,大家都这么熟了,让我们的关系再亲近些。」刘菲的俏脸被压在黄总的跨下,黄总两粒大卵蛋就抵住刘菲的鼻孔。浓烈的雄性气味直教刘菲头晕脑涨。

  「不行的,老总……我们这么熟……羞死人了……」「原来菲菲你平时只给陌生人搞,被熟人搞反而不习惯吗?」「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别装纯情了,给老子吃下去。」在黄总的淫威之下,刘菲只好乖乖地吃起肉棒了。

  「呜呜呜……」用尽心思才上钩的鱼儿,黄总怎么能错过羞辱一番呢?惊人的大屌一直从嘴里向外撑,刘菲清秀动人的脸颊都被撑得变形了。眼泪从眼眶中滑落,代表着难过。但同一时间爱液则像山洪一样从穴口中流出,这又代表着什么呢?对于黄总的羞辱,刘菲是越来越受用。刘菲的迎合越来越积极了。黄总见状马上开始玩起深喉运动了。

  「呜呜呜……」面对大屌对喉咙的侵犯,刘菲的脸都涨红了。但变态的黄总不但没有怜香惜玉,反而开始大副度地抽插起来。

  「来,还差一步尽根了,只要你呑得下去,我明天就加你薪水。」黄总开始利诱刘菲。最后刘菲终于不负黄总所望,将大屌尽呑。

  这时刘菲的脸部是完全深埋在黄总的跨下。成就了一段非常淫贱的画面。黄总也不抽动了,就是深深地抵住了刘菲的咽喉。大约过了一分钟,刘菲不停地拍着黄总的大腿,因为开始缺氧了。但黄总岂会理睬呢?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

  黄总变态的看着刘菲说:「还贤妻良母呢?千拒万拒最后也不乖乖吸着我的阳具,贱货!」刘菲眼都反白了,无力挣扎。

  这时黄总才肯发过刘菲。

  「咳咳咳……」清秀以及优雅巳经在这位贤妻的脸上荡然无存。因为深喉口交而导致刘菲的唾液从口中大量溢出,就连一对大红桃也沾得湿湿的,双目也因短暂缺氧而变得迷离。

  整体来说就一个字形容:贱!

  两个肉虫开始拥抱接吻。

  黄总一边吻一边将刘菲抱起站着,架着刘菲一条纤细修长的美腿,巨炮抵着穴口,炮头不停撩弄湿润的阴唇,就是不插进去。

  刘菲被逗得不禁紧咬双唇,双目迷离地望着黄总,用眼神祈求着黄总能大发慈悲。

  但黄总这老变态就是要将一直以来被拒绝的怨气一次清算,就是要羞辱刘菲到底。

  这就是男人的通病。

  当女人穿着衣服时,就叫女神。

  当女人脱光了衣服时,就叫母狗。

  夜,依旧漫长。今晚是个没有星星月亮的夜晚。因为黑暗呑食了所有的光明。就好像情欲呑食了刘菲的良知一样。

  这世界有一种傻,叫坚持;又有一种痴,叫爱面子。

  刘菲早已兵败如山倒了,那代表着情慾以及贞洁的肉门已经被肉棒大军在门前放肆的叫嚣。「咕啾……」这是肉棒敲肉门的声音,当状如子弹的龟头划过肉穴,挑逗着小肉芽时,刘菲都会深深地吸一口气。

  刘菲在强忍着。黄总也知道刘菲在强忍着,而黄总也喜欢刘菲强忍着,因为黄总就喜欢看这种表情。这种欲言犹止、欲拒还迎的媚态,这是年轻未嫁的美眉所没有的神态,这是一种道德尊严与情慾角力之下产生的表情,这是人妻独有的风情,这是人妻的专利。这也是为什麽许多达官贵人喜欢操别人的老婆,就是为了看这种表情,这一种囧样。

  要打胜战不难,不战而屈人才是高招。要操人家的老婆也不难,但能将别人的老婆征服,让她求你去操她、上她或肏她,那才是人生一大的快事。所以淫人妻女总是笑呵呵的,妻女人淫?管她的。这是贱男人的专利,也只有贱男人才有本事操人妻。

  男人越贱,手段越多,黄总就是贱男人中的佼佼者。刘菲也知道黄总是个贱男人,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都时刻提防这个小人,但最终还是防不胜防,导至衣服都被扒光,被人架着美腿单着脚等着被干。

  此刻刘菲的心情是复杂的,体内的慾火烧得她子宫发烫,唇也乾,舌也燥,想挨干的念头犹如江水崩堤,即将一发不可收拾,但她依旧坚忍着。她明白自己这一回是挨定肉棒子了,她也明白一早就输了,但从小好胜的个性强迫了自己:要输,也要输得好看些。就好像篮球比赛,输一分算输,输十分也是输,但每一位运动员都会尽全力拼到最後一刻,就是为两件事:一是为赢,二是为输得不难看。

  虽败犹荣,这就是刘菲的心态,也是她最後底线。黄总当然是看穿了刘菲的内心所想,因为几乎每个人妻都有这种心态。刘菲不是黄总干的第一个人妻,所以黄总知道在这个时刻要加重手段,击溃刘菲的最後底线。

  黄总开始用大肉棒拍打着刘菲的阴唇,「啪……」挟带着淫水的阴唇让拍打声更是响亮。黄总粗壮的大肉棒化身成恐怖的驯兽鞭,誓将刘菲顺服成听话的母狗。一鞭,两鞭……直到第七鞭,黄总一鞭比一鞭要命,刘菲的阴唇都被鞭得红肿了,疼痛连同着快感让刘菲美得连魂魄都飞上了九重天了,她原本紧闭的红唇开始解除了防线,轻轻地呻吟了起来。

  黄总见状马上乘胜追击,将刘菲另一条美腿也架了起来,刘菲生怕自己会掉下,本能反应地双手环抱着黄总的颈项,这时刘菲就像一只发情的猴子抱着黄总这棵大树。黄总脸上带着淫淫的笑容,举重若轻地将刘菲举了起来,火热的大肉棒坚挺地对准刘菲山洪犯滥的骚穴,然後慢慢地将刘菲放下。

  由於刘菲的小穴从来没有吃过这麽大的家伙,就算肉穴的淫水已经犯滥,肉棒深入的进度依然十分缓慢。黄总子弹般的龟头一点一点地慢慢进入刘菲体内,『好胀……』前所未有的膨胀感让刘菲不禁地在心里暗自惊叹。

  黄总的大肉棒才进入了三分之二已经抵住了刘菲的花心,刘菲同时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行清泪从左眼角划下。老公与小孩的脸孔在脑海中浮现,『对不起,老公……菲菲的肉穴要给别的男人进入了……唯唯,对不起……妈妈是个坏女人……』刘菲在心中默默地忏悔着。

  「怎麽……在跟你老公忏悔吗?没用的,就算你今天不被我捅,改天你也会被别的男人捅的,因为你根本就是个骚货,你就认了吧!」「不……我不是……是你们设计我……啊!」刘菲话还没说完,黄总的大鸡巴就狠狠地捅尽根了,刘菲性感的嘴巴夸张地张开着一个大大的O型,用一种难於形容的媚眼看着黄总。

  「你?刚?才?说?什?麽?再?说?一?次。」「啪啪啪啪……」、「啊啊啊啊……」黄总每说一个字都连带着一记尽根猛捅,每说一个字都挟带着肉与肉之间的碰撞声,霸气十足。而刘菲则无奈地承受着黄总一记又一记的猛击,把嘴巴张得大大的,像个花痴一样将心中的郁闷喊出来,是刘菲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一轮猛攻後,黄总暂时停止了活塞运动,只用那像子弹般的龟头抵着刘菲的花心。两人双目相交,动也不动,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风平浪静的。黄总依然像一个大力士般将高佻的刘菲双腿架起,不显疲态,刘菲则经过一番苦战,不停地在喘着气。

  「来,刚才黄总没听清楚,请再说一遍。」黄总以胜利者的姿态以及语气打破了沉静。

  但刘菲不敢回应。

  「好菲菲,你是不是觉得黄总说错你了?」刘菲摇摇头。

  「啪!」「啊~~」刘菲的沉默换来了黄总一记狠捅。

  「上司问话、下属答话是一种常识,也是种礼貌,明白吗?」刘菲点了点头。

  「啪!」「啊~~」还是一记狠捅。

  「明不明白?」「明白……」「啪!」「啊~~」「你只用这种程度吗?大声点。」「明白……」「啪!」「啊~~」「再大声点!」「明白!」最後一回,刘菲鼓起勇气,喊了出来。

  「这麽大声,你当我是聋子吗?」「啪啪啪……」「啊啊啊……」刘菲的大声回应仍旧换来黄总一轮抽插。

  「说!你知不知错?」黄总用他傲人的教鞭调教着刘菲这个倔强的小孩。

  「啪啪啪……」肉与肉的碰撞声响彻了整个擂台,「啊啊啊……」刘菲脸带着痛苦的表情,口中却唱着欢愉的歌曲。「咕滋、咕滋、咕滋……」禁忌之地流着慾望的河流,因为邪恶的巨龙在放肆地进进出出,原本清澈的河水变成了混沌不堪的泡沫,溢出了禁忌的河床,溅湿了河床边的那片黑森林,由於泡沫带有黏性,导致原本整齐的黑森林变成黏黏糊糊的沼泽地。

  「我……知错了……别……完了……到了……顶……花心……麻了……」倔强的孩子在教练用教鞭持之以恒的调教下,开始软化了。

  「啊~~」黄总抵着花心不动了,刘菲原本高亢的情绪突然间中断了,即将来临的高潮犹如鱼骨在喉,不吐不快:「别……停……」「什麽别停啊?田刚的太太。」黄总不只明知故问,还特别向刘菲强调她丈夫的名字,其目的就是藉助高潮临界点的威力,冲破刘菲的底线。

  黄总开始扭动着臀部,用他那子弹般的龟头亲吻着刘菲的子宫内壁,想要高潮的慾念越来越强烈,此时此刻刘菲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热乎乎的肉棒。

  「诚实一点吧,贞洁的田太太。」黄总一边磨穴,一边挑逗着刘菲。

  「鸡……鸡……」「鸡鸡?你误会了吧,你老公田刚的尺寸才叫鸡鸡,你老爸我的这条叫大鸡巴。来,跟着我说,大?鸡?巴。」「大……鸡巴……」「想大鸡巴干什麽?」「干……小穴……」「是骚屄。」「大鸡……巴……干……骚屄……操……骚屄……」「操谁的屄啊?你的还是你妈的?」「我……的……」「你是谁啊?」「我……刘……菲……田刚的太太……」「你是骚货,是欠操的小母狗。」「我是……骚货……是欠操的小母狗……」「你终於承认自己是个骚货了?」「对……我是个大骚货……骚穴要大鸡巴……骑……要大鸡巴……操……肏我……屌我……插我……捅我……让我……升天……给我爽……」狡猾的黄总一句一句的用淫话引导着刘菲迈向淫乱,而聪明的刘菲则举一反三的将黄总预期的效果达到更好,两人就好像表演相声一样,你一言我一句的将整个淫猥的气氛升到了白热化。

  黄总的大鸡巴又开始启动了:「骚屄,说谢谢。」「谢谢……黄总……」「叫我大鸡巴哥哥!」「谢谢你,大鸡巴哥哥。」「继续说谢谢,不然我可不操你!」「谢谢……啊……爽死了……谢谢……」就这样,刘菲一边挨着肏一边说着谢谢,原本一场设计的奸淫演化成一场性爱感谢祭。台上刘菲被激烈地抽插,台下欧阳以及安妮则在不知不觉中被一班不知名的怪手上下其手中。但她们两人并没有激烈地反抗,因为她们的魂儿已经被催淫气体以及擂台上刘菲销魂的演出给牵走了。

  「放开我……我有……老公的……」人妻的矜持让欧阳象徵式的反抗着,但是色狼们的怪手却完全不卖帐,欧阳一对丰满的D奶已经被怪手从晚装中请了出来,两粒鲜红的葡萄被怪手拉扯着,就连最隐秘的小肉穴也被怪手抠弄着,「咕啾……咕啾……」不一会儿小肉穴就被挖出了甘甜的泉水。

  「放了我……唔~~」色狼们彷佛厌倦了欧阳的假装,用手指塞进了欧阳性感小嘴中:「欧阳小妹还真不可爱,看你的同伴已经爽得奶水都乱喷了。」欧阳别过头望向身旁的安妮,只见安妮的制服已被扯开了,一双竹笋型的美乳被一双无名怪手粗暴地搓弄着乳头,白白的奶水不听话地从乳头中喷射出来,欧阳隐约地闻到一阵阵的奶香。

  色狼们的怪手越来越过份,已开始有人用手指进进出出地与欧阳两人的小穴打起交道,「真可怜,你的洞洞都漏水了,让哥哥用手指替你堵着。」於是一根手指头变成了两根,快感也成了两倍,淫水有增无减。

  欧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快乐的呻吟从鼻息中流出,至高无尚的快感令欧阳很想呐喊,但欧阳却不能,因为在她身旁的安妮正在咬紧牙关强忍着。这是女人的天性,爱比较的天性,到了这样的骨节眼上,还要比谁较贞节。所以欧阳不能喊,喊了就代表淫荡。

  女人就是有这种毛病,当跟爱人做爱时,因为害怕爱人认为自己是荡妇,顶多也只是轻轻地哼一下。但在与野男人干炮时,却喊得撕天裂地。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但却千古不变。

  红杏就爱出墙,自古以来雌性都喜欢挨插。当雌性跟雄性交配得越多,就代表着雌性越受欢迎。不论两人在一起的理由有多神圣,到了後面都离不开交配,离不开性爱。性爱,性爱,当你有了性就自然有爱了。一段爱情不管多麽的惊天动地、可歌可泣,到了後面都离不开性交,离不开交配。爱情只是过程,交配才是最终目的,就好像孔夫子提倡礼义廉耻,但也无奈叹了句「食色性也」。食色即然是本性,为何还要设定这麽多规则去压抑自己的本性?

  「咿~~」性感的呻吟声从紧闭的牙缝中溜了出来,因为强忍而导致走样的脸孔,让本来是美人胚子的欧阳显得格外滑稽。欧阳此刻就好像弱智的小孩,上面的口流着口水,下面的口流着淫水,虽然与美丽沾不上边,但在场的每一个色狼都不无为这囧样疯狂。

  似乎每一个男人都有这种变态的嗜好,都喜欢看女人狼狈的囧样,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更是男人的最爱。将一个平日高高在上、贤良淑德的女人搞得一脸狼狈的骚样,这种征服感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神迷。

  欧阳的眼睛不时望向身旁的安妮,当看见安妮也与自己同一个囧样时,欧阳不禁得着一点安慰:『好在不只我一个人是这模样……』这是一种五十步笑百步的心态。

  高潮一浪接一浪,当高潮几乎升到最顶点时,色狼们突然停止了小穴挖矿工程,转换成蜻蜓点水般的爱抚。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不禁让欧阳感到失落。

  「怎麽?很难过吗?」欧阳与安妮均保持沉默不语。

  「别急,看完表演我们再弄也不迟,毕竟这是别人的时间。」擂台上,一老一少,一黑一白,一男一女,两个不同的对比,一对原本格格不入的组合。在擂台上,淫药池中,赤身裸体进行着夫妻之礼,但两人又不是夫妻。若说两人在交配,但却又不是以繁殖为目的,只是为了享受其中的过程。

  只见擂台上男人正用着背後站立体位,用力地将女人往死里干,而女人则好像接受了这种命运,选择了逆来顺受。而在承受猛烈撞击的时候,女人的口中不时会发出莫明其妙的呻吟:「谢……谢……啊啊啊……轻点……大鸡巴哥哥……穴穴……被你插……爆了……谢……谢……谢……谢……」女人口中的感谢,是因为男人的变态要求:不谢不操。女人清楚明了自己正在被人设计奸淫中,但口中仍然向奸淫着自己的人道谢,而且是由衷的,因为女人的羞耻心,一早已被性交的快感淹没。

  「轻点吗?这样够轻吗?够吗?够吗?」男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混旦,当女人要求着温柔的抽插时,男人的力道不减反增,彷佛誓将女人插死为止。

  「啪!啪!啪!啪……」男人的抽插一击比一击猛烈,就好像两人有深仇大恨般,插得女人眼冒金星、淫水直流,男人黑黑的胯下以及女人白白的大屁股之间的相撞声清脆悦耳。

  「死了……完了……谢……谢……高潮了……要来了……」正当女人要到达高峰时,男人突然放开了扶着女人腰部的双手,然後再用力一挺!女人顿时失了重心,被男人挺了出去,跌了个五体投地。女人哀怨的回头望着男人,但并没生气,因为此时此刻女人只在乎一件事,那就是男人的大屌是否会继续操她那湿漉漉的小穴。

  「干……我……」女人拨开小穴哀求男人。

  「你叫谁干你啊?」男人又开始咄咄逼人。

  「好黄总,请用你热热的鸡巴肏我的小穴。」女人驾轻就熟的哀求着。

  「黄总是你叫的吗?叫大鸡巴哥哥!」黄总晃动着大鸡巴命令道。

  「大鸡巴哥哥,请用大鸡巴狠狠地肏爆我的淫穴,请操我、捅我、干我、剌我,给我你热热的大屌……」女人越来越不要脸了。

  「来,像个母狗一样爬过来含着我的大屌,我的企划部长,刘菲小姐。」黄总一步步地催毁刘菲的自尊。

  刘菲也没令黄总失望,为了黄总的大鸡巴乖乖地爬过来。正当刘菲的手开始握着黄总的大鸡巴时,黄总却说:「别用手,只用嘴巴来弄。」刘菲乖乖地只用嘴巴为黄总吞吐了起来,总也不客气地用大鸡巴抽动起来。

  「唔……唔……」大鸡巴在没有手掌的障碍下,在刘菲的口中长驱直入,直达刘菲咽喉。「来,努力吸深一点。」黄总开始用手按着刘菲的头,将刘菲的头往胯中按,到了最後,只见一个女人的头抵着男人胯下的淫贱画面。

  刘菲的脸色因为缺氧越来越白,但残忍的黄总却没有放手的意愿,刘菲开始挥动双手拍打黄总的大腿,但黄总却无动於衷。直到刘菲开始翻白眼了,黄总才将大鸡巴抽出。

  大鸡巴一抽出,刘菲赶紧深深吸了一口大气。「来,再来!」刘菲才刚吸了一口大气,黄总又将刘菲往胯下按。就这样一进一出几回,刘菲美丽的脸都开始扭曲了,口水从刘菲的口中流出,眼泪以及鼻涕也流了满脸。

  最後,黄总才将大鸡巴慢慢地退出刘菲口中:「你的口水弄脏我的鸡巴了,替我舔乾净。」刘菲开始像只小猫般为黄总舔乾净他的大鸡巴。「蛋蛋!」刘菲就舔蛋蛋;「屁眼!」刘菲就舔屁眼。慢慢地大腿内侧、膝盖,最後甚至连脚趾头也舔了。

  黄总无耻地将整个脚掌都贴在刘菲的脸上,任由她舔食自己的脚掌。刘菲津津有味地含弄着黄总的脚趾头,一点也不嫌臭,所有观众看见了刘菲含着脚掌的表情,心中不禁会想:『真的有这麽好吃吗?』黄总对刘菲的配合度非常满意:「小母狗,想吃更好吃的吗?」「想……」刘菲含着脚掌含糊的回答。

  「什麽比脚掌更好吃呢?」「鸡巴!大鸡巴哥哥的大鸡巴。」一说到鸡巴,刘菲的眼睛都发亮了。

  「是上面的嘴想吃?还是下面的嘴想吃?」「下面的嘴巴饿了,想吃大鸡巴。」於是黄总坐了下来,指着大鸡巴说:「背对着我坐上来!」刘菲满心欢喜地坐了上去。当大鸡巴又重新进入小穴抵着花心时,刘菲笑了,一种满足的笑容,一种心悦诚褔的笑容。

  「菲菲,你忘了说什麽?」黄总的大鸡巴尚未开动,因为刘菲还没说咒语。

  「谢谢……黄总的大鸡巴愿意……操我。」刘菲流着泪含着笑说了咒语,於是黄总的鸡巴开始启动,一场淫戏又在上映。

字节数:2479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