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超淫乱大家庭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319



放学回家的时候看见妈妈端着刚熬好的药进了爷爷的房间,自从爷爷得了这场怪病之后,这几年都是妈妈在照顾他。我们家是个传统的大家庭,爸爸跟他的三兄弟虽然各自成了家但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因为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做儿女的总得尽一份心。

  但是,爸爸与他的两个兄弟自从爷爷得了这场怪病之后,为了遗产的事闹的不太愉快,二伯和三伯对爷爷的病情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妈妈只好替身为长子的爸爸尽一份孝心。

  走进客厅看见二伯的大女儿淑倩好像正在找什么东西,一脸焦虑弄的汗流颊背。

  「堂姐,你在找什么?」

  淑倩回头一看是我给了一个白眼:「小鬼,关你什么事!」

  好心没好报我只好没趣的走向房间。

  淑倩今年二十五是这个大家庭的长孙,虽然面貌姣好,身裁修长,平常对我却总有成见,只不过小时候偷看她洗澡被发现从此就不再跟我说半句话,为了那件事爸爸还把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呢!

  她还有个弟弟叫家荣长我六岁,今年刚好二十三,家荣哥年纪轻轻的不学无术,成天在外游荡很少看到他。

  刚走进房间书包往书桌上一甩,二伯母露华打开房门探头问我:「小刚,你……呃……有没有看到我的……呃……」二伯母吞吞吐吐的面有难色。

  「啊……什么?」我不解的反问。

  二伯母思考一会:「没什么!」就关上房门离去,我不禁满心狐疑莫明奇妙着。

  晚饭时,大夥围着大圆桌本因热热闹闹的,但因家族之间相互的冷战造成大家一片鸦雀无声各吃各的,妈妈盛了一份菜饭转身就往爷爷的房间走去。

  这时奶奶说:「唉……真苦了琼琳……」

  「妈,哪有什么苦不苦的,大嫂又不是做假的……」二伯一贯尖酸刻薄的口吻不以为然的说着。

  「二弟,这么说有欠公道吧!爸爸又不只光是我的爸爸,你们有没有良心……」

  爸爸还没说完三伯母丽英冷冷的接着说:「大哥,大嫂这么孝顺我们哪有表现的机会呢?」

  「是啊!谁不知道还不是想贪多一点才表现的这么殷勤!」三伯两夫妻一搭一唱我看老爸脸色铁青心想这下有的吵时。

  奶奶说话了:「你们都别吵了,自己兄弟还勾心斗角的!别以为我老了什么都不知道,家里的大小事哪一件我不清楚的。」

  三伯母丽英急着辩解:「妈,我们不是吵反正家里财产还不是早晚都要分的,我只是说大嫂这么能干我们哪有机会孝顺嘛!」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敢插嘴做孙子的没有人敢吭声,坐对面的是二伯母露华始终不发一语,只见好像坐立难安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的,大概还在烦恼那个不见的东西吧!

  「丽英,爸爸谁都可以孝顺要看你有没有心!」爸爸不甘示弱。

  「大哥,你这么说难道意思是我们都不够孝顺,所以财产应当都归你罗!」三伯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大手往桌上一拍碰的一声,害我一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我急忙弯下身钻到餐桌底下捡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令人不敢相信的画面。

  我看见二伯母的裙子里有一只手在游走着,二伯母的大腿不停的变换位置似乎拚命的在闪躲。

  「这是谁的手?」我暗自想着。

  我的左边是三伯的长女千惠依序是次女琦玉、堂弟友恭、三伯母、三伯、家荣哥……

  「难道是……家荣哥!」我吓得差点叫出声。

  「不会吧!家荣哥竟然把手伸进自己妈妈裙子里……」我越想越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难怪二伯母一脸不舒服的样子。」我一边想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家荣哥的手,他的手在带有蕾丝的粉红色底裤外骚着中间地带已经一片湿,食指跟拇指夹着二伯母最敏感的地带不停的揉着,而二伯母为了逃避儿子的侵犯两腿紧紧的夹住,深怕一有松懈让家荣哥的指头进入她的身体里。

  这下看的我底下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二伯母的腿很均匀,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依然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看一个女人的腿,两眼直冒火差点受不了想把它吞下去……

  「三弟,我不是这个意思,家产我从没妄想过……」爸爸反驳着。

  「那么说是我们妄想罗!」三伯母丽英语气咄咄逼人。

  餐桌上家族间你来我往充满着火药味,似乎没有人发现我蹲在桌底下。

  「家荣哥也真大胆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

  家荣哥孔武有力的手逐渐伸进二伯母的底裤里,二伯母必须在餐桌上维持吃饭的样子所以没手可抵抗,很快就让儿子慢慢把底裤退到膝盖上,我瞪大眼睛看着二伯母最神秘的地方……淡红色鲜嫩的肉包覆着阴唇,洞口下方溢出少许透明的液体,阴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乱的长满下体,因为桌下光线不好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

  一阵淫邪的刺激冲进脑门,我在快发疯的情形下悄悄的把肉棒拉出来上下快速的套弄,一边看着儿子玩弄妈妈下体的精彩好戏一边用视线强奸了眼前美味的肉洞。

  「丽英,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爸爸继续争辩。

  「你……!」三伯母丽英一时气结吐不出半句话来,愤而转过头看着二伯母讨救兵:「二嫂,你倒是评评理说说话呀!」

  「我……呜……我觉得……嗯……」二伯母强压镇定的、很痛苦的想要掩饰桌底下的如火如荼却又支支吾吾的语不成声。

  「我想大家还……是别吵……了,妈在这……我们……还是以家和为……贵吧!」二伯母好不容易整理出一段话。此时家荣哥的手也没闲着竖起中指猛然的往二伯母的桃花洞里窜进去。

  「啊!」二伯母失声的叫了出来。

  「露华,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二伯也察觉到妻子怪异的脸色。

  「妈,你还好吧!」大女儿淑倩望着母亲关心着。

  「没……没什么……」

  「是啊!妈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家荣哥一付假惺惺的多此一问眼里带着捉狭的神色,二伯母都快哭出来了,面对儿子的污辱却同时要抵抗来自身体深处自然的反应,这会又要装模作样的应付这场战局,她的心里多想就这么毫无顾忌的叫出来,让发热的身体得到解脱,即使儿子现在要将肉棒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她也愿意……

  「真的……没什么……可能是太累了……」

  「你们看二嫂还不是尽心尽力现在都累坏了,怎么可以说我们都没良心!」三伯母丽英不肯就罢的借题发挥。

  「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啊……那个……」二伯母娇喘着,家荣哥用脚把她大腿用力分开好让食指也能插进湿暖的阴洞里。

  「够了!你们停止吧!我还想好好吃顿饭呢!」奶奶适时的替爸爸解围。

  话刚说完家荣哥把抽插中的手指缓缓抽了回去,二伯母阴洞里一时空虚骚痒双腿不由自主的相互摩擦,在桌底下的我色胆包天的并住呼吸爬向二伯母大腿中间猛然深呼吸一口……

  「呜……女人的香味中带有点腥……原来二伯母这里这么骚……」我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我居然将食指替代家荣哥再度插进二伯母的肉洞里……

  「嗯……喔……」二伯母敏感的反应着我手指的一举一动,底下的棒子已经有点胀痛。

  「哦……好紧好温暖……」我不禁吞了一下口水感觉舌头乾涩、皮肤灼热,脑袋一瞬间一片空白……

  等我恢复意识看见二伯母大腿内侧浓热的精液时我差点昏过去……

  「完……完蛋了……这下怎么办!」我竟然射到二伯母白皙光滑的大腿上。

  「淑倩快扶你妈进房休息。」二伯这句话像晴天霹雳打在我身上。

  「她站起来那……那不就会流下来……糟了!」我后悔莫及的懊恼自己的愚笨。

  「我想先洗个澡,没事的我自己可以去。」二伯母说话的同时双手将底裤穿回这下我才放下一颗狂跳不已的心。

  大概是晚饭时身心交战过度疲累,吃完饭就回房间躺在床上也不管大人的是非,脑子里仍然想着二伯母温暖腥骚的肉洞……

  「家荣哥竟然在吃饭的时候用手指奸淫自己的妈妈,万一二伯母把持不住岂不成了众矢之的……」也许是乱伦这种违背世俗的刺激想到这里萎缩的海棉体又澎胀起来,如果我也可以把肉棒放进那样的湿洞里叫我死了都愿意呀!配合手部快速的套弄二伯母再度成了我冥想中的奸淫的对象。

  「啊……二伯母……呜……好……舒……服……」白色的液体再次自马眼射了出来,我不禁虚脱不知不觉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悠悠的醒来已经是深夜一点多,膀胱一阵胀痛我得赶快去厕所解决。从我房间到厕所还得经过堂姐淑倩及二伯、二伯母的房间,只听到二伯均匀的呼吸声。

  想着想着来到厕所把小灯打开进去其中一扇门就脱下短裤,忽然听见很细微的说话声:「你怎么说?」

  我心想:「都睡了应该没什么事了。那留在二伯母大腿上的精液也被洗乾净了吧!」

  我们家因人口众多厕所也比较大加上我使用的这间隔壁还有一间。因为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刻意压低的使我一时分辩不出是谁。

  「……」

  「不说话就是答应罗!」

  「可是……我是你妈妈你怎么可以要我这样……」我越听越感到奇怪,显然是一对母子在谈话……

  「妈妈,你也是想吧?」

  「胡说!」

  「你敢说不想要这根大肠,上回还不是让你欲仙欲死的……」

  「那都是你和友恭设计好来陷害我的,要不然我又怎会……」

  「友恭!那不就是三伯今年还在念国一的儿子吗?」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这卷录影带放给家里每个人看!」

  「不……不要,难道你今天晚上折磨的我还不够吗?」

  「嘻嘻……反正我已经跟同学说好了,明天你知道怎么做吧!」

  「呜……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畜生……自己奸淫不够还要同学一起来……」听到这里我感到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兴奋,在这个大家庭里竟有这等不为人知的乱伦事件在进行着。我偷偷的爬上隔板顶端挣扎的往木缝里望去……啊!是二伯母和家荣哥!

  「妈妈,我同学每次来都称赞你的皮肤有多好身裁有多棒,反正爸爸现在也无法满足你,不如就让我和同学代劳来替你解渴,你说有多好!」家荣哥说完一脸狰狞的邪笑随即推门而出。

  二伯母一人呆在原处不声不响像在沉思,右手慢慢的移到左胸掐了一下那起码有三十六寸的乳房,脸上出现一副痛苦又像舒服的复杂表情,随后左手拉起裙摆伸进那黑压压一片的下体缓缓的骚弄着,嘴里自言自语的说:

  「啊……我真是淫乱的妈妈……嘴里说不要,下面都已经这么湿了……家荣……啊……我真是一个婊子……现在就想要啊……」

  我难以置信的望着这片春景看的我两眼都快冒出火来,没想到平时端庄贤淑的二伯母口里会说出这样淫荡不贞的话来,还没小解的小弟弟不争气的又竖了起来……啊!胀的我好难受……突然我两脚一软整个人滑下来……咚!的一声……

  「谁!」二伯母瞬间被我从淫荡的幻想梦境中惊醒。

  心想惨了!我只好低着头硬着头皮走到二伯母面前。

  「小……小刚……是……是你……」昏黄的灯光中二伯母脸一阵胀红,她一定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刚才的对话和场面我都尽收眼底了,

  她半天发不出声音来两眼呆呆得看着我,加上她半个乳房露在外面下半身三角裤退到大腿处隐约看得到黑色浓密的阴毛,我的男根已经一柱擎天即将穿破裤子。

  这时她才猛然回过神,用双手遮住重要部位怯怯的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都看到了什么?」

  「二……伯母……我不是故意的。」

  「你……都看到都听见了!?」

  「……」我无言以对的呆立原处。

  「天啊……!」二伯母眼角渗出了泪水不敢相信的望着我。

  「……」

  就这样沉默像一把尖刀不断的往我身上捅了一刀又一刀,我不时偷偷的望着二伯母呆滞的表情,月色及昏黄的灯光将她的皮肤衬托的更白皙更柔软,她右手捧着半露的乳房左手遮着下体湿润的阴洞手指间依稀看得到极黑发亮的耻毛,面对这成熟妖魅的美女半裸图小弟弟不断的充血使我站立的有点困难……

  「小刚……你……裤子里……藏了什么?」二伯母也注意到了。

  「我……这……」

  「过来我看看。」二伯母抓着我的手向她拉去。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想这次是我胀红了脸。

  二伯母用右手在我的短裤外沿着凸出的形状摸索着并不时抬头看我,接着把拉 拉下伸手将我肿账的阴茎拉出来。

  「啊……」二伯母一脸惊吓的发出声音。

  她痴痴的看着呈现紫红色的龟头布满青筋,手指缓缓的摩擦马眼溢出透明的液体使我腰间感受到一股难以形容的酥麻「唔……唔……」

  「小刚,二伯母给你……舒服,你答应我不许将今晚的事说出去,好吗?」

  「二伯母……好……好……我不会说的……」接着她微微张开嘴伸出舌头舔一下龟头右手同时极有韵律的套弄着阴茎,我简直不敢相信二伯母有朝一日会像现在正在舔着我的阳具,小弟弟在她湿滑温暖的口腔里感到莫名的兴奋,二伯母闭起眼睛专注的替我进行口交,不一会儿只觉脑袋再度空白精门一开浓浓的精液全数射进了二伯母的嘴里「啊……啊……喔……」

  二伯母嘴角流下一部份的精液其馀的全都吞了进去,她舔了舔嘴角感觉她似乎很享受这种精味。

  「不愧是年轻人浓浓的猩腥的量好多……」二伯母眼神飘渺勾魂的给我一个白眼。

  「小刚,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

  「嗯!」我觉得很虚弱。

  她边整理衣衫边说:「唉!要不是你堂哥趁我…」她顿了一下,接着又说:「这畜生趁我自己在作那档子事的时候偷偷用V8录了下来,之后连合友恭用录影带威胁并强行奸淫了我,现在我也不会落的这样的不堪……」二伯母说着便哭泣了起来。

  「二伯母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你不要哭。」我终于明白二伯母和堂姐在找什么了。

  「小刚你还小不会懂,一个女人到了这个虎狼之年最悲哀,丈夫对自己已经失去兴趣又不得不保住晚节,现在又要遭受亲生儿子的凌辱……

  「唉……」

  「……二伯母长的这么美为什么没人对你好?」

  「那么小刚你就千万不要像你堂哥堂弟这样,知道吗?」

  「我知道,我会对二伯母好的。」二伯母总算眉开眼笑温柔的帮我把小弟弟擦乾净,我低头看着她显得莫名的爱怜不由自主的伸手摸她的脸,她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好吧!不早了我们都回房间休息吧!」

  「嗯!」

  第二天一大早匆匆忙忙的穿好校服赶着上学去,心里却万分期盼晚上的到来,家荣哥的同学今天要来家里我得不能错过这场好戏。

  好不容易结束半天枯燥乏味的课程,收拾书包一路飞也似的奔回家。刚转进巷口老远就看到门前停了几辆机车「哇塞!倒底来了几个人呀?」我加快脚步来到大门看着地上一推鞋子数数也有四个人,心里不由得担心起二伯母。

  穿过走廊在这老旧日式的木建房屋里,我自然而然的垫起脚尖悄悄走向西厢房,隐约听到有人说话:「伯母,我是张治国请多多指教。」我躲在门后看着说话的人长的一头卷发高瘦身裁。

  「你好我是廖建宏。」

  「我是丁兆宏。」

  「我是范世勇。」

  真不愧是物以类聚,这几个人的调调跟家荣哥如出一辙,不是虚伪的四眼田鸡,就是一脸道貌岸然样。虚伪的客套后,二伯母虽脸色死沉,也不得不尽主人的礼数。

  「你们好,不要客气随便坐我去端茶切些水果来。」说完二伯母转身往厨房走去。

  「喂喂……家荣,你真的让这等尤物答应了跟我们那个吗?」看二伯母离开廖建宏等不及的回头问其他人。

  「是啊,没骗人吧!」张治国怯怯的附和。

  「管他真的假的,看她走路屁股扭的骚样我恨不得马上上了她!」范世勇边说边露出淫邪的笑脸。

  「呵呵……别急,自己的妈妈我怎会搞不定呢?」家荣哥一副胸有成竹的斜靠在沙发上。

  「喔……你妈前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怎会生出你这样的恶魔!」丁兆宏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这时二伯母端着茶点从厨房走出来:「什么事说的这么高兴?」

  我在门后恨的牙痒痒的,这些人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二伯母还一点都不知情的带着僵硬的微笑,这几个人看见二伯母倏地收起笑容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

  二伯母弯着上身将茶点摆上桌,范世勇两个眼睛直直的盯着衣领内那一对乳房,其他三人也不约而同的移动视线,二伯母骤然抬起头发现八只色眯眯的眼睛望着自己的胸口,马上用手遮住胸口并向后退了一步:「你……你们……慢慢用我去准备晚饭……」

  二伯母极力掩饰自己的惊慌失措,正要转身家荣哥开口说:「妈先不忙,你过来陪陪我们好吗?」家荣哥向二伯母投以威胁的眼色。

  「呃……我……好……好吧!」二伯母缓缓走到沙发的角落坐下。

  「妈,你何不坐到他们中间?」

  二伯母如同中了邪一般任家荣哥指使着,那四个人反应很快的让出中间的位置。二伯母今天穿的很一般家庭主妇,大卷的及肩长发、连身的黑色洋装、脂粉未施亦显得端庄,无论由外表怎么看任谁也不相信她昨晚为我口交的淫色表情。

  「妈妈,我想你把你那两个大奶子掏出来给他们看看吧!」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般,二伯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亲生的儿子居然要妈妈在同学面前把乳房裸露出来甚至供人玩弄。

  「家荣……你……我……」二伯母难以启齿的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家荣哥,彷佛希望儿子能够谅解,一个作妈妈的女人如何可以不知羞耻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宽衣,这样以后怎么能够用有尊严的外表活下去!

  「妈妈,我只是要让他们见识三十六寸的奶子长什么样子而已,反正来者是客我们家也没什么好招待客人的,你就大方一点嘛!」家荣哥言语之间透露着催促的意味,二伯母难堪的想要当场死去,其馀四人莫不拭目以待的舔舔舌头。

  二伯母顿了一会儿,眼睛闭了起来似乎暗自下了决心,双手才缓缓的绕到背后将拉 拉下,衣服很柔软的倒向两侧露出了白皙的皮肤,背部中间清楚的看到黑色胸罩的带子,随后又把两肩的肩带落下,刹时整个黑色胸罩托着两个乳房的轮阔完整的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我看见二伯母眼角泛着泪光,而四个人目光痴迷的盯着她硕大而拥挤的乳房,这样的画面有点残忍,呆在门后的我却什么也做不得。

  「我是说全部露出来!」家荣哥不耐烦的命令着。

  我想二伯母现在一定很后悔当时做了那件事吧!她犹豫的解开扣环,顺势慢慢的让胸罩无声的滑落……我不禁吞了口水,二伯母的乳房圆弧丰满的附着在上半身,乳晕不大乳头呈淡褐色,因为皮肤白依稀可以看到微血管……

  「呵呵……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三十六寸的奶子,我可是每天把玩的爱不释手的很呢!」

  四个人看的呆了,每个人张着嘴流着口水像是要把这对乳房吞下去似的不发一语。

  「你们现在可以对这两个大奶子做你们正在想的事了。」

  四人一听彼此互望始终不敢有所动作。不一会儿,坐在二伯母左边的廖建宏首先发难,大胆的掐了二伯母的乳房一下却胆小的立即将手收回,我想他只是试探二伯母的反应,见二伯母依然闭着双眼便放宽心用手托起一边的肉球上下晃动着,最后索性把嘴凑上去吸允着乳头。

  范世勇见状机不可失,马上握住另一个乳房死命的用舌头舔遍每一寸肌肤,张治国与丁兆宏较为好色无胆错过了先机,只好分别拉着二伯母的手藉以套弄着自己坚硬的阳具。

  二伯母哪抵挡的了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猛烈的攻击,尽管决心不做出任何反应,但来自生理上的需求早已将理智蒙蔽,不一会儿二伯母眼眉开始相互推挤,头不时左右摇晃。

  「妈,别逞强了,待会儿他们会让你升天、让你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妇的。」

  家荣哥牵起嘴角冷眼旁观这活生生的春宫画面,而我恨不得也加入他们,自己暗暗地摒住呼吸将小弟弟拉出边看边套弄着。

  二伯母香汗淋漓皮肤透红,脸上看似痛苦又像投入的表情,嘴微微的张开发出丝丝的呻吟声:「哦……啊……嗯……」

  廖建宏似乎较有经验知道二伯母已经进入状况,更得寸进尺的把手探进裙内,用手指隔着内裤骚弄着肥厚的阴阜,二伯母鲜嫩的肉穴流出透明的淫液将内裤弄湿了一片……

  「嗯……嗯……不…不要……家荣快……叫他们停止……我宁愿死了……」二伯母近似哀求的向家荣哥哭诉,此时她的身体里又热又痒,脑海里依旧坚持着妈妈的角色,她必须抵抗这种污辱不能让这几个人认定自己淫贱。

  「啊……停……停止……不……嗯……喔……」

  「你们……不……不可以……」

  「求求你们……快……停止……啊……」

  虽然嘴巴这么说但是她鼻息越来越沉重,双手下意识的抚摸着两人的阴囊,牙齿轻咬着下唇。

  「嘿嘿……你们都看到也听到了吧!我妈妈真是母狗啊!只要是男人都可以让她有反应的。」

  丁兆宏将两脚横跨其上好让自己的硬 挺在二伯母的嘴边,二伯母昏乱中嗅到属于男精旺盛的腥味不由得睁开双眼。

  「不……不行……」二伯母极快的别过脸去。

  「你不是人尽可夫吗?快用力含住这根巨棒!」丁兆宏已将二伯母的身份抛的一乾二净,现在只当她是个淫货,硬棒在二伯母脸上摩擦,心想你不用嘴满足它我就射在你脸上。跨下廖建宏的手已把黑色丝质的三角裤退到小腿,手指侵犯着因性欲高涨而凸起的阴蒂,范世勇也将她左脚抬起让整个性感火热的阴户暴露无遗。

  「舒服吗?伯母。」范世勇带着轻蔑的语气。

  「喔……不……住手……嗯……呜……」趁二伯母张开嘴丁兆宏毫不迟疑的把肉 塞进去,二伯母张大了眼睛承受肉棒在自己嘴里一进一出,两颊因物体过大已经严重陷进去。

  「哦……好舒服……伯母你的嘴好紧啊!」

  「呜……呜……」

  旁边的张治国举着愤怒的硬棒站了起来:「我受不了了!让我先来 成熟女人的身体……」说着把老二顶着二伯母阴唇顺时钟的搅动着。

  「好吧,我就第二个。」廖建宏握住张治国的棒子帮他瞄准洞口。

  「呜……不……住手……呜……嗯……」二伯母双腿奋力的夹紧,除了张治国其他三人协力将她的腿往外张开,因过度外张使原本密合的穴口露出了嫩红的肉。我两眼充满血丝的看着她湿黏一大片的淫穴,只要是男人都会赞叹的,二伯母虽已四十岁这样的肉感比A片里的女人却过之而无不及,我想是因为二伯很少用的关系吧!

  正当我看得痴迷,张治国腰间一挺整根肉棒噗嗤一声的滑入二伯母的阴道里,阴唇受到挤压往外绽开。

  「啊……呜……」二伯母感受到下体有个粗大坚硬的异物进入身体,细腰不由得往上弓起嘴里发出呻吟。张治国感觉到淫穴里四周肉壁包覆的紧密感,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接着不断挺进挺出的狂抽猛送,由于力道猛烈弄得二伯母整个人上下颤动,两个乳房随着身体作韵律的波动着,二伯母似乎有了快感,臀部有意无意的配合着深插浅出而时高时低。

  面对一如禽兽的儿子竟夥同四人逼奸自己,从难以相信到现在任其凌辱的过程变化,自己已经完全淫贱了起来,现在的身体火热发烫随着这个足以当自己儿子的男人,越来越激烈的性交动作,心里竟期盼能够达到高潮……

  「啊……嗯……喔……」

  张治国突然深入的插进湿穴一阵痉挛,一股温热浓烈的阳精射进了二伯母的浪穴里。

  「喔……喔……」原本坚硬的阳具逐渐的萎缩中。二伯母的臀部扭动着,眼睛紧闭眉心紧蹙,似乎还在回味一瞬间涌起的兴奋感。丁兆宏见二伯母多样的淫浪表情,腰部一阵酥麻精关忍不住也将白浊的精液倾 在她的嘴里……

  二伯母看起来很凌乱不堪,发丝散乱在肩膀上,嘴角渗出男人的精液,连身裙被掀到腰际,黑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脚踝,整个人半躺在沙发上……无力的呻吟着。

  「嗯……嗯……」

  「换我了,现在让我好好的干干你吧!」廖建国接着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一根棒子粗暴的顶进尚有残留精液的肉穴里。

  「喔……」二伯母的阴道内正感到空虚,廖建国的肉棒适时的充满它使二伯母叫了出来。

  「啊……真爽……干死你这个婊子!」

  「怎么样……伯母……你的洞痒不痒……」廖建国一边抽送一边大说淫秽肮脏的字眼,听在二伯母耳里更是深入的将她最原始的淫欲掘起,她双手紧握着自己的乳房,头不停的晃动……

  范世勇在一旁看的难以忍耐用手扶着她的脸,并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二伯母主动的吸允他挑逗的舌头,两人的唾液溶合在一起,并伸手握住范世勇的老二摩擦起来。

  呼吸这片春情荡漾的空气,我的手已经快把小弟弟给磨破皮,真希望现在是我骑在二伯母身上,啊……为什么我从没发现二伯母是如此的淫妇,这四人像是永远不能满足一个年届虎郎之年的女人,这四对一的战争像是她才有主导权。

  「呜……真骚的洞啊……」

  「啊……啊……用力……用力……给我……」二伯母开始浪叫起来,张治国未能满足的部份使她更积极的迎合廖建宏的动作,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更接近狂乱,她希望他能更粗暴的穿刺蜜汁泛滥的淫穴,即使是干穿了也无所谓似的。

  「喔……喔……伯母你的里面……好湿……好紧……啊……」

  「嗯……好硬……干我……喔……」

  二伯母细长的手指非常具有节奏感的套弄着范世勇的阳具,一边浪叫承受着廖建宏的抽插。

  「啊……我不行了……喔……喔……」二伯母意识到廖建宏即将 出来,阴道内壁瞬即夹紧以迎接灼热的精液滋润子宫深处。

  「啊……射……射了……」范世勇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阳精狂野的射在二伯母脸上。

  「啊……我也不行了……嗯……嗯……啊……」

  廖建宏跨下用力的贴近二伯母的下体,两人身体都一阵扭曲。同时我也难以强忍的把火烫的阳精射了出来。

  「怎么样我妈妈的滋味如何?」家荣哥环顾四人像是赢取众人的信服般炫耀着。

  「真不敢相信你妈妈真是货真价实的淫骚货哩!」张治国猛点头。

  「太棒了,那个阴道真紧,现在连我妈我都想上!」廖建宏说的眉飞色舞。


  「嘿嘿……你妈妈都快把我榨乾了……」范世勇显得有些疲态。

  「真希望她是我妈妈……」丁兆宏也说。

  休息了一会儿,众人整理完衣装留下仍在一旁呻吟的二伯母便骑上机车回去。

  我把萎缩的小弟弟收好才自门后走出来,二伯母微微睁开双眼目视自己狼狈的身体,到处都有男人阳精的污渍,心里响起一个声音:「我在自己家里被轮奸了……」

  她似乎意犹未尽的抹着脸上遗留的精液意淫的舔着,显然的她并未真正的达到高潮,面对这四个年轻男人不成熟的性爱技巧,心里不禁深深的怨恨,既然轮奸了自己却又无法给予满足这是一种最难以忍受的地狱,想着想着悲从中来再度流下了眼泪。

  「二伯母…」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刚刚惨遭轮奸的她,随手递了几张卫生纸。

  「你不要太难过……」

  「……」二伯母缓缓的穿好衣物,好久好久才抬头看了我一眼。

  「小刚……你躲在门后偷看……?」

  「呃……对……对不起……我……」我万万想不到她会这么问。

  「所有过程你都看到了吧!」

  「是……是的。」我害怕她会生气看都不敢看她。

  「那么……你是不是也想进入二伯母这里?」她隔着裙子指着自己的阴户。

  「啊!」我不由得想起刚刚的情景,小弟弟渐渐起反应。

  「你也想试试我的味道对不对?」二伯母轻声细语的。

  「二伯母……我……」我真恨自己明明想得要命却说不出来。

  「没关系,现在可不行……二伯母现在很脏,反正我只要是男人都行的,淫荡的连国中生的鸡巴都想 一 ……」

  二伯母话一说完站起身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我呆在原地片刻不知该怎么去理解她的心情。

  忽然,远端木板传来脚步声,心想应该是淑倩姐回来了,如果给她看到我在西厢房出现肯定又要让她嘲弄一番,我蹑手蹑脚的穿过走廊回到北厢房自己的房间,那一晚,我失眠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