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妈妈是间谍 间谍妈妈01

作者:admin来源:人气:256


我的原名是龙小云,偶然性决定一切,在我11岁那年深刻理解了这句话。

起因是这样的,11岁那年我小学毕业,暑假里的一天,突然接到以前小学 班主任的电话,叫我回学校一趟,当我推开教室的门发现班主任身边坐着一位西 装革履的叔叔。

班主任向我介绍他姓王,当时我怎么也没料到他是一位改变我命运的人,往 后的事情非常发生的离奇而迅速:

1、上午,我做一份iq测试卷子,事后知道我得了167分;

2、下午,王叔叔带我到了一个外表普通、里面充满神秘色彩的大厦里,王 叔叔只对我说了三句话:

(1)这里是国家安全部。

(2)你的班主任是我们这里的成员,他把你介绍给我们,说你是他最喜欢 的一个学生,是他见过最聪明、最勇敢的孩子;所以我们决定录用你为国家安全 部的成员。

(3)你没有其它选择,天涯是你的代号。

从此,我平静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白天,我是老师家长眼里的好 学生,夜晚、周末我会在安全部周密的安排掩护下进行特训、16岁时我就已经 掌握了各种先进武器的使用、会说四国语言,而且还会空手道和截拳道。

对了,还要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情况,我是一个独生子,父亲叫龙海,是财政 局的局长,平时工作很忙,在家时间很少,但他是一个好父亲,对我和妈妈都很 关心;母亲叫金光美,是个外事翻译,平时经常不着家,但她同样是个好妈妈, 我们家讲究民主,个人有个人的事,可以说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家庭。

因为从11-16岁发生的事比电影情节还离奇,所以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当我16岁生日的时候,老天又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上午,王叔叔告诉我,今天我们要去见一个人,他将是我今后工作的搭档, 我明白搭档的意思,今后我要开始执行任务了,我的心情既兴奋又紧张,但我的 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我已经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但当我搭档推开门的瞬间, 我确面无血色,居然是她,我的妈妈、金光美、外企的高级营销经理、在外是高 级白领、在内是贤妻良母,而她居然是间谍,看得出她脸上有跟我同样的惊诧。

电花火石间,我一拳打向王叔叔,他一下抓住我的拳头,反手一个擒拿把我 按在桌子上,大声对我说:「小云,你冷静点,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们都属于 国家一级特工,每个人的身份都是绝密的,每次行动都以组为单位,你妈妈那组 的其他成员在上一次行动中都牺牲了,所以她才调入我们组。」

除了接受,我没有其他的选择。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是:窃取日本第三大组织 黑口组的一份机密文件。

晚上过生日时虽然我们一家三口表面上都满面笑容,但我知道真正开心的只 有爸爸一个人,她坐在我的面前,眼神中闪烁着迷离的色彩,我发现这么多年生 活在一起,我居然对她知之甚少,同样,她对我也一样吧,也许今天下午我们之 间的关系的转变让我开始重新审视她,她很漂亮,身高168cm,是外语学院 的高才生,待人和蔼可亲,是现在知识型女子的典范。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衣着 时尚,她经常在外边,都是在执行秘密任务吧。

晚上,她走进我的卧室:「小云,我不能对你说以前的任何事,同样我也不 会问你任何事,在家里,为了你父亲,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吗,在外面,希望我 们能一起合作,顺利完成任务,好吗?」

我点了点头,但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我们分两批抵达东京,她的身份是外企的聘用翻译,我是参加世界小年数学 竞赛的选手。

在东京的一个不知名小餐馆里,我们跟王叔叔见了面,他向我们介绍了山口 组的情况:一号人物堂本太郎、行踪一向飘忽,二号人物堂本次郎,平时主持组 里大局,行事心狠手辣,文件就在其住宅的保险柜里。堂本次郎的住宅防守非常 严密,混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堂本有个弱点,就是好色,因为仇家甚多,所 以他只带看好的女人回家过夜。

我们的计划就是:由妈妈乔装成舞厅艺妓,混入其住宅盗取机密文件,我在 其住宅附近接应。

当你走进东京六本木的velfarre舞厅里时,你马上会变得不是你自 己,无数的酷哥辣妹在你身边疯狂地扭动,振耳发聩的音乐让让你有种触电的感 觉。这里解放心灵的狂欢地,除了我,龙小云。

我一边谨慎地跟着音乐摆动身体,一边时不时的盯着门口,这时,我的手腕 感应器接到了信号,我知道是王叔叔告诉我妈妈要进来了。在抬头的一瞬间,我 的呼吸几乎停止了。

蓝色短发下是金光闪闪的耳环、红红的嘴唇、性感妩媚的双眼;在往下看, 妈妈穿的一件黑色超短裙,,细细的肩带,超低的开胸,镂空的花装饰的胸围及 下摆,轻透的薄纱,黑色的乳罩将其丰满的乳房暴露了三分之二,一双美腿上是 黑色的大网眼丝袜,透过薄纱是黑色的丁字型内裤。在她转身的一刹那,露出了 光滑白嫩的脊背和半截臀部。

她还是我的妈妈吗?这是从我知道她是我的搭档时就问自己的问题,但此刻 这个问题更加醒目,在这之前,她温柔、善良、成熟,虽然我们相处时间不象其 余母子那么多,但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和谐。但从我知道她是我的搭档起这一 切都变了,尤其此刻,她性感火爆、充满了神秘色彩,37岁的她年轻了10岁 不止。

我看过一部电影,一位平凡的少女在变成杀手的女人后变得性感迷人,那种 转变非常自然,眼前的妈妈是否也是如此,妈妈是怎样成为间谍的,她有着怎样 的我所不知道的过去,我一定要搞清楚。

虽然现在我感到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但我还是能观察到堂本次郎来了。他 非常显眼,一张难以形容的丑恶的脸上,一双眼睛精光四射,透露出他攫取的欲 望。他很快盯住了我的母亲,因为她是在太显眼了。

妈妈的动作非常优美,一转身投足之间,乳头若隐若现,尤其是在做高抬腿 步动作时,丁字内裤不负责任地把她大部分阴毛都展示给观众,旁边已经聚集了 一大堆人,而且不时动手动脚。

堂本次郎直接向妈妈走去,旁边的人感受到他的气势不约而同闪到两边,可 妈妈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仍然疯狂地舞动着,还不时挑衅似地冲着堂本次郎挺胸 堂本好像对这种挑衅感到非常刺激,他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妈妈的蛇腰,妈妈 不甘屈服,左膝直顶堂本此郎胯部,堂本好像早料到有次一招,用另外一只手抓 住妈妈的脚腕顺势一抬,妈妈整个下身彻底暴露出来,除了丁字裤的细绳以外一 览无遗,单腿站立的妈妈雨点般的拳头打在堂本胸口,可堂本直接一口吻住了妈 妈的红唇。

妈妈好像被征服了般放弃了抵抗,堂本的下一个动作更加出乎所有人意料, 他那只抓住妈妈腰身的手顺势撕裂了妈妈的短裙。妈妈的玉体几乎以全裸的姿态 顿时暴露在众人面前,一双高耸挺立的乳房、浅褐色的乳头,在加上丁子裤外两 片洁白的肥臀,都使周围的人向被施了魔法一样定在原地,除了几乎咬碎牙齿的 我。

堂本在扯掉妈妈短裙后并没有停止动作,那只可恶的手抓住妈妈的屁股使劲 往上一提,让妈妈整个臀部坐在他的肩膀上,象展示战列品一样的向门口大步走 去。我当然马上跟了出去。

(以下的情节采用第三人称和蒙太奇手法)

(一)

时间:凌晨12:00

地点:堂本的卧室

堂本直立着,解开裤子,露出了他硕大的命根,冷眼看着只身着丁字内裤和 黑色网眼丝袜的金东美,后者会意地跪在他面前,伸出细长地舌尖轻轻触动堂本 的龟头。

堂本喉间发出舒服的怪声,他是玩女人的老手,但眼前这个女人给他一种全 新的感觉,神秘火辣性感,舌技高超。

金东美在给他口交的同时用眼角余光打量着房间的四周,她的目光停在写字 台上方的一幅画上,凭着职业的嗅觉她认为画的后面有玄机。

(二)

时间:凌晨12:02

地点:堂本豪宅外的草丛里

龙小云默默数着保镖的个数,一共二十四个。

「妈妈你怎么样?我对女间谍在工作中必要的牺牲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是 我的妈妈呀,在搭档和妈妈这两个身份间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后者,也许我还是个 菜鸟吧,妈妈你不会……我不敢在想下去。」

(三)

时间:凌晨12:04

地点:堂本的卧室

金东美已经将堂本的散发着雄性气息的龟头完全纳入口中,不断地吸吮着。

「小云,你是否对妈妈有所误解,我知道应该向你解释的事太多,但我实在 不能对你说,知道得越多越痛苦,做你的天涯吧,但有一件事请你相信我,我比 t你更想宰了眼前这个人。」

(四)

时间:凌晨12:05

地点:堂本豪宅外的草丛里

「如果再过5分钟后没有动静,我就冲进去,虽然这违反纪律,但我顾不了 许多了,时间是如此的漫长,这是我一生以来最难熬的一天。」

龙小云在想的同时抓住了背后的抢。

(五)

时间:凌晨12:06

地点:堂本的卧室

金东美的吮动非常剧烈,让堂本有一种升天的感觉,他在坚持,因为从不会 有女人在15分钟内让他射出,第一次都不例外。当他低头看这个女人时,正好 迎上金东美妩媚的双眼,他在也忍不住了,滚滚热流喷波而出。他生气地抓住眼 前女人的双颊,要让这个征服了他的女人喝下他的所有精液。

金东美在吞下他最后一股粘稠液体的一霎那突然起身,她知道这是他最松懈 的时候,也是她唯一的机会,她的右拳飞快地击中堂本的下巴,堂本来不及思考 就爬在地上。金东美将含在口中的液体全吐了出来,尽最大努力止住杀死堂本的 冲动(因为王叔叔说不能杀他)。转身向画框走去。

(六)

时间:凌晨12:10

地点:堂本豪宅外的草丛里

在龙小云起身的一刹那,他接到王叔叔的信号,他妈妈已经成功地从后窗户 逃跑,那里王叔叔在接应她。

不到十秒钟一辆摩托车在他面前疾驰而过,车手是王叔叔,后面抱紧他的是 几乎裸体的妈妈。

三秒钟后,七辆摩托跟着追了过去。龙小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上了最后 一辆摩托,轻松拧断了车手的脖子。

(七)

时间:凌晨12:15

地点:高速车道

龙小云干掉了一个以后,两辆摩托车转身向他冲了过来,每个车手手握一把 短刀,龙小云抽出腰剑,驾驶着摩托冲了过去,他挡住了两把刀的同时一脚踹倒 了左面的车手。

(八)

时间:凌晨12:1

地点:高速车道

金东美转身面对着追击者,手中多了两把枪,枪响的同时,两个车手滑倒在 地。但她没有机会放第二枪,一个车手拿着一把长刀向她扫双乳扫了过来。这时 金东美做出了精确的判断,从车上飞起,不退反进地扑向了车手,在一起倒地的 一刹那用他的刀结果了他。

当她起身时,她面前站着一个手握长刀的人,堂本次郎第一保镖,柳生明。

面对着月光下如赤身裸体、如妲己还魂般的金东美,他慢慢举起了手中的长 刀。

十招过后金东美洁白乳房上被扫了一道血口,红色的血让她更为妖艳,二十 招过后金东美被柳生打翻在地,柳生一抬脚踩住了金东美的阴部,钢刀放在金东 美的乳沟上用日语问道:「如果不想死得太痛苦,就告诉我你是谁。」

正在这时背后摩托声响,柳生象电一样闪到一旁,与此同时一声枪响,龙小 云几乎不敢相信他的动作有这么快,在高手如云的国家安全部里几乎没有人有这 样的速度。金东美乘势飞身跃上摩托,两人飞驰而去。

背后的柳生摘下头盔,露出一张年轻诡异的俊脸,拿出手机说道:「老大, 被他们跑了。」

电话那边传来声音:「废物,如果有下次绝饶不了你。」

柳生挂了电话后,脸上反而挤出了一丝狞笑,把挂着金东美血迹的刀尖放在 嘴边舔了舔,自言自语道:「你不会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以下的情节重新采用第一人称)

我看着王叔叔在为妈妈包扎伤口,一双大手在妈妈乳房上摸来模去,一边说 道:「这次的任务非常成功,你们辛苦了,放心青红(妈妈的代号),不会留下 伤疤的。」

我看到妈妈摘下蓝色头套,露出如云的黑发,刚才的她神秘性感,现在我这 几天头脑里乱得很,原因就是妈妈兼我的同事金东美。她怎么成为了间谍?她的 背后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历史?现在想来我们的母子关系其实并不正常,原因 也许在于我和她都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家里总象带着一张面具?

也许我从5岁起就从没在她怀里撒过娇,从小到大都不用她和爸爸操心?也 许妈妈太忙了,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放在我身上。

我们之间总是有些客气,总是象隔着厚厚的一堵墙,以前在我们身份都不知 晓时还不明显,现在我们都明显感觉到了。看得出妈妈作这行已经很久了,她经 验丰富、思维敏捷,工作中能体会得到,如果她不是我妈妈,我会认为她是一个 不错的搭档。可在家里,我们无话可说,想尽办法在回避对方。这种生活简直要 把我逼疯了,我已经连续几天都睡不着觉了,因此我叫王叔叔安排我去看心里医 生。

陈梦然,女、35岁、短发、带着一副水晶眼镜,身着白色中式西服,既是 安全部里最好的心里医生,也是安全部最神秘的人物之一。我用了2个小时把一 切原封不动的告诉她。

「你的情况确实有些特别,至少在我的几百个病例里你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发 生。你的问题在于你不是个普通人,你缺少无知的童年时期和无忧的少年时期。

但天才的人不止你一个,如果你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也许不会有太大问 题,关键在于你妈妈她也是一个间谍,而且现在你们又成为搭档。」

「这我知道,我只想问你该如何解决。」

「解决的方法有四种:第一、让你妈妈告诉你她的以前的一切,将你们之间 的隔阂拆除掉。」

「这不可能,安全部有纪律,她不可能告诉我一切。」

「第二、你经常到我这里来倾诉,我可以给你催眠让你睡上一觉,可这只能 治标,不能治本,而且时间一长,你的精神压力会越来越重,这只是权宜之计, 目的是为了争取时间获得转机。」

「我不能等待虚无飘渺的转机。」

「第三、我可以向领导请示,把你们分配到不同小组工作。」

「可问题还在,第四呢?」我望着她细长的眼睛,感觉她那双眼睛里充满了 智慧和神秘,我已经感觉到第四条路是我唯一的出路,但肯定是我想不到的。

「把她变成你的女人。」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并没有一丝波动。

「什么?」我发出了四年来第一惊呼。

「天涯,坦白跟你说,你们的母子关系已经荡然无存,而且没有一丝一毫恢 复的希望;而且你们根本不能逃避,以后要朝夕相处,如果你们之间不能建立另 外一种关系的话,你的意识会越来越乱,你迟早会发疯的,所以只有变母子关系 为情人关系,你的心灵才能达到另外一个平衡点。这是目前唯一的出路,不对, 这是你目前及将来唯一的出路。」

我突然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来,抵到墙上,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到两寸,她身材 丰满高挑,一对高耸的乳房在她中式的西装下有节奏的波动着。我从她眼睛里看 到我近乎受伤野兽似的表情和一丝哀悯,一刻钟后她的眼神让我平静下来,我转 身,说了一声「对不起」尔后离开。

我用这一刻钟的时间下定了决心,既然老天总是跟我开玩笑,那我只能如此 了,是的,既然我们打一开始就没建立起正常的母子关系,那么,现在更强求不 得,也许在东京看到妈妈火辣性感的一面时我就已经深深地被她吸引,原来母子 关系是套在我心里的一层枷锁,打开它后我觉得好轻松,甚至有种如释重负的感 觉。

************

回到家时,父亲还没回来,她穿着家居服在厨房里做饭,我轻松地走到她旁 边,「妈,让我来吧。」

我的语气让她吓了一跳,「不用了,就快好了。」

吃饭时,我和她表现相反,她几乎是食不下咽,而我是狼吞虎咽。

「妈,我想吃完饭后我们去跳舞。」

「啊!」她一时没反映过来。

「你的舞技很好,我想学习学习,以后可能会用得上。」

「这不好吧,万一被人认出来……」

「呵呵,你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化个妆不就得了,老爸出差又不回来。」

「那好吧。」

「妈妈装扮成辣妹吧。」没等妈妈答话我就进屋了。

我自己带上了假胡子,修了修发型,看起来比平时大个5、6岁,穿上了一 身酷酷的皮夹克。而妈妈戴了一个红色的假发,上身是一件半透明的蕾丝罩衣, 隐约可以看见挺立着的乳头和白皙的乳房,大半个小腹暴露出来,而下面是一件 " 超短裙,总共只有二十五公分长,只能盖住妈妈的阴部,跟下身赤裸差不多, 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浓装艳抹,十足一副辣妹打扮。

当我们走进舞厅时,没有人怀疑我们是一对青年情侣,而且大多数人都被妈 妈的性感所吸引。

随着音乐,我们翩翩起舞,慢慢地我发觉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原因就是妈妈 的罩衣很轻,再加上短裙太短,每当她旋转时,整个小腹和白皙的玉腿都暴露出 来,可能还包括妈妈那丁子型的内裤。而妈妈好像对这一切习以为常,她带着我 随着音乐越转越快,渐渐我感觉下身渐渐勃起,双手深入妈妈的罩衣,抚摸着她 滑如凝脂的肌肤,我感觉象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五年的间谍生活让我背负了太多我这年纪的孩子不该背负的东西,甚至让我 忘了年少时该有的性萌动,今夜这一切都回到了我身上,我要把失去的一切都找 回来,也许妈妈也一样吧,她是否跟我一样也失去了很多。

正在这时我感觉身边有点异样,十几个黑社会流氓四周围了过来。一个人把 我拉到两米开外,「滚开,小子。」他凶狠得瞪了我一眼说道。

「小妹妹,我们玩玩。」旁边的人开始吹着口哨,几只手开始向妈妈招呼, 妈妈好像并不在意,当一只手搂住她光滑的后背时,她左肘准确地点到对方的右 肋,那家伙连哼都没哼就爬在地上,与此同时我一掌拍在刚才拉我人的后脖上, 紧接着,在其余人还没反映过来时,我和妈妈已经各了倒了四五个,这个过程只 用了四秒钟,我拉着妈妈飞速跑出了舞厅,后面逐渐乱成一团。

我们驱车到了海边,妈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也一样,妈妈她露出了活泼 天真的一面,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面。

我们默默地看着大海,喝着啤酒,都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妈妈 轻轻地走到我跟前,抱紧我,目前我的身高比她矮上几公分,她微微低头靠在我 肩上说道,「小云,你好帅,很象他。」她的眼神既迷离多情,又有点象虚空夜 . 月一样神秘,如果说陈梦然的话开启了的感情闸流,那么这一刻我真的感觉爱 上了金东美,这是我的初恋,我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抱紧了她。

突然妈妈抬头,奉上了她的香唇,我们狂吻了起来,她的唇温润潮湿,舌细 小灵活,我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我的左手攀上了她的乳房,这是我第一次模 女人的乳房,触感太好了。

过了好久,她好像从迷梦中醒了过来,「我们回去吧。」她从我怀抱中挣脱 出来。 .

直到我上车时,我才突然想起,妈妈刚才说我象「他」,「他」是谁?谁是 「他」?」他」和妈妈是什么关系?虽然这是一个很大的谜团,但我至少可以推 测出两点,第一、「他」对妈妈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第二、「他」在妈 妈的过去中占有重要地位。回到家,我刚想问她「他」是谁,妈妈却抢先对我说 道:「睡吧,我们明天会接到第二个行动任务。」

完 >]